财新传媒
2016年10月12日 08:12

真是很久不写博客啦

最后一篇博客居然是七月写的?可见“微信”远比“博客”方便,又可见微信和博客都是“有闲”阶级的日用品,我还没有闲。不过我发了通知:今年九月我“退休”。当然只是名义的,因为“教授”在中国是一种福利待遇,有名额限制,我们不退休,年轻教师永远不能成为教授,人心失稳,情何以堪。很久以前有一位西方智者说过:知识是老年人最大的资本。那时老年人的定义是50岁以上,或45岁以上。名义退休的教授,肯定比不退休的教授有更多时间著书立说,而且是严肃的那种,不是乱七八糟的那种。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2日 06:26

命与相的演化论解释

命与相的演化论解释

郭店楚简,汤一介先生很重视这样十六字:道始于情,情出于性,性自命出,命自天降。另一方面,《中庸》著名的十五字是: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两相比较,1990年出土的湖北荆门郭店楚简多了一个“情”,以及,由此引发现代学界关于先秦儒学“情感学派”的想象(参阅李泽厚,庞朴,汤一介三位先生的相关文章)。可见,天道与性命之学,儒家自古已有不同学派。不论如何,性自命出,或,天命之谓性,意思还是一致的。

一个人的命,现代汉语的意思,强调“先天”与“注定”之义。根据我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EMBA2014级和2015级参加杭州湖畔阁丁丁讲堂的同学们写的几篇搜狐博客......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24日 16:05

看图不说话 这一轮可能跌至2035

看图不说话 这一轮可能跌至2035

看图的人从来不看新闻,至少这是一个著名传闻,因为,据说,只要图形上存在暴跌,到应该暴跌的时候自然有新闻支持暴跌。这次也如此,若要希勒去年三次演说指出的债市崩盘预言不兑现,似乎希望渺茫。这是上证指数二十多年来的周线图,跌到哪儿是底呢?以前我写了,这一段是无底的,2035,或许是最坏的情形吧。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1日 09:33

我们为何要保持对无用事理的兴趣

——写给国家发展研究院2015级EMBA参加2016年湖畔阁丁丁讲堂的学员们

婴儿出生,对诸如“食物”这样的有用之物和诸如“母亲”这样的有用之人保持兴趣,这是生物求自保的本能。年岁渐长,人们依旧对有用的事物或事务保持兴趣,并对“理”采取“庸俗实用主义”态度,有用即真理。无用的事与理,他们不愿关注,因为无用嘛。可是,转型期中国社会的事理多么不确定呀。今天被视为无用的事或理,也许明天就是用来救命的呢!面对极端的不确定未来,自恃有理性的人,多么渺小!

凭良心做事的人,一辈子老老实实,不太可能暴富,或许对那些富起来的朋友们并无嫉妒之心,甚至也无羡慕......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7日 09:08

梦境之为天道与性命的表达

——写给国家发展研究院EMBA2015级参加湖畔阁丁丁讲堂的学员

我的叙事,我是说这一辈子的叙事,首尾贯通,前后相续,知识是过程,人生感悟是过程,知识过程与人生感悟的文字也是过程,是一部个人思想史。昨天写了一篇,今天再写一篇,否则,不能尽兴。昨天写的是天地人三命汇通之为天道与性命的表达,中国本土的,与西方的,有类同也有差异。今天要写更深的原理,即梦境之为天道与性命的表达。我写过不少关于梦的文字,最科普的一篇是2000年发表于《读书》的,似乎在7月和8月连载两期(该刊的破例行为),标题是“释梦百年”,因为那时是弗洛伊德《释梦》发表一百周年。那篇文章的科普意义在于,国内读者大多只听......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6日 10:43

天道与性命之相术表达

——写给国家发展研究院EMBA2015级参加湖畔阁丁丁讲堂的学员

在第二天课程开篇时,我介绍了湖北荆门1990年出土的楚简对重新发现传统儒家之情感学派的重要意义,又介绍了上博楚简李零整理校对日志。与课程最相关的,是分别见于荆门楚简与上博楚简的下列两句:道始于情,情出于性。性自命出,命自天降。至此,宋儒阐述的四书五经,尤其是中庸篇章,当有现代阐释。孔子之前的儒,如马一浮所言,“非身通六艺者不得称儒”。此处马一浮所指,是孔子修诗书订礼乐韦编三绝笔削春秋之前的“古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也就是官学失守之前的学者,融汇贯通,称为“天人之学”。不难推测,那时的道与术,......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3日 08:20

社会可能达到的文明水平取决于社会制度(二)

社会可能达到的文明水平取决于社会制度(二)

——写给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EMBA2014级参加2016年湖畔居茶会的同学们

如果上述的双重历史性是可接受的,那么我们进一步假设,依照正态分布播撒的先天种子,主要与人口成正比(请回顾上文我引述的百度检索结果)。假如民国时期中国有四万万人而美国有一万万人,这就意味着那时在中国出生的孩子当中的天才的数目是那时在美国出生的孩子的天才数目的四倍。回顾人类历史,保守估计,天才的贡献大约千倍或万倍于普通人。

以上的图景,应扩展至关于人的聪明才智的一般情形。也就是说,在先天智力分布峰值的右侧出生的那些孩子,在美国的数目相当于在中国的数目的四分之一。如果社会制度允许这些孩子的潜质得到充分发展......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31日 08:49

社会可能达到的文明水平取决于社会制度(一)

社会可能达到的文明水平取决于社会制度(一)

写给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EMBA2014级参加2016年湖畔居茶会的同学们:

湖畔居茶会2016年5月29日,上午的议题是企业所有权问题,下午的议题是子女教育问题。两个议题都涉及一个制度问题,假设一般智力水平的分布密度是单峰的而且是正态的而且是标准正态的,那么,对应于均值或峰值的是智力平庸的多数,在峰值左侧的是愚蠢的少数,并且,在峰值的右侧是聪明的少数。我在另一篇文章里介绍了 Phillipi Rushton 以及他关于一般智力因素G是有各种不同维度数目的人格模型的统一人格模型的唯一维度的理论假说。与这一现代人格学的假说密切相关,在2015年6月初的湖畔阁丁丁讲堂里,我也为你们讲解了 Agnes Heller 的“双重历史性”假......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9日 07:07

丁丁的美食经济学之基本问题

美食在中国的历史,与中国的文明史一样,被称为世界唯一连绵不绝且时间最久的历史,于是素来在世界美食领域占有重要甚至核心的位置。虽然,中国经济学在西方的经济学教室里算是边缘的而非主流的。

我写过一篇文章,“食究天人”,我刚到杭州时期的作品。大约在结尾部分,我介绍过烹饪大师董顺翔的中西餐饮比较学说。我理解和发挥的他的概括是,西方的饮食,重在管理,而管理者追求“千人一面”的境界,即不论谁来烹饪而且不论谁来品尝,味道皆同。恰如西方的枪炮武器,每一零件都可更换,因为标准化的生产过程已足够精密从而武器零件的更换并不导致武器失灵。西方坚船利炮的这一特征,当时对中国知识官员冲击强烈......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8日 07:20

丁丁的美食经济学之界说体会

罗素说过,知识有直接知识(来自自己的经验)、间接知识(来自他人的经验)、内省知识(来自心灵的感悟)。罗素的知识分类有争议,此处不赘。金岳霖《知识论》,内容或许停留于他写这本书的时代,但表达方式具有后现代涵义,这是因为他使用汉语来表达他理解的西学,而且他对中文的感觉特别优秀(正宗)。总之,知识与体会,二者之间有实质差异。体会的意思首先基于“体”,是身体的而不是心灵的。但是东方思想通常可以探讨超越这种二元分类的思路。也因此,熊十力使用“体证”而不用西学通用的“实证”。因为,实证主义的思路归根结底基于外在于心灵的检测手段,而体证是身体与心灵的合一,现代人常用“内......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7日 06:52

美食经济学的演化

偏好,可以想象为我们依照各自的价值权衡将万事万物的价值由高至低由上至下排列为向量。一个人关于美食的体会(这是一个需要详细解释的名词)可视为他的偏好或价值向量里的一些分量,这些分量当中排序最高的当然就是对他而言的“美食”谱系里最佳的食。早餐时间。

在演化论的视角下,一个人的偏好可能也可能不由他的后代传承,取决于他的后代带着他的偏好,与不带着他的偏好相比,是否有更多的或更少的后代。因此,偏好的演化,导致美食体会的演化。

很显然,现代人的美食体会,在经济发达社会里,与在经济不发达社会里的相比,更倾向于养生美食而不是饕餮美食。演化医学家早就指出,今天活着的人当中,饕餮之徒的祖......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6日 06:26

丁丁的美食经济学(定义篇)

美食与经济学,各自有一整套思想史。我说过,学问之初就是学术思想史,否则学者无法判断各种问题之重要性,当然也就谈不上问学。不过,这里不能阐发例如中国历史悠久的美食思想史也不能阐发例如西方百年以来日臻完备的经济学思想史,这里只定义美食经济学,而非美食与经济学。

狭义且简单而言,美食经济学是经济学的一种应用,具体而言就是现代经济学的匹配理论应用于美食。从未见过“matching theory”的读者不妨维基百科检索这一短语的经济学解释,匹配,是一个寻求均衡的过程。最初引入这一术语的是几年前辞世的老贝克尔,想象一群人有男有女(当然也可有其它性别)试图寻求均衡匹配,当没有任何男人或女人有足够激励改变......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5日 07:16

行为经济学与新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中国共产党 之九

身份幻觉是中共基本问题的表现形式之一,既然是基本问题,就可多次出现并被思想者感受到。顾准和孙冶方,先后感受到了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在政治经济学的考察与思考中。孙冶方说顾准最早向他指出了这一问题,即社会主义政治经济中的利润的核心重要性。在当时的政治情境中,孙冶方的表达是,抓住利润这个牛鼻子。顾准的表达是,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他们两人都没有机会见到这一基本问题在后文革时期充分展开并导致普遍的腐败。

革命党转为执政党,怎样对待“利润”,这是党的基本问题在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里的核心议题。早餐时间。

读者应记得住前文讨论过的张闻天试图在江西苏区推行的国家资本主义政策和列宁的新经......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2日 06:50

行为经济学与新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中国共产党 之八

今天早餐要到楼下星巴克去用,因为凯悦的面包吃完了。大约二十六年前,我与马洪讨论过“谁养活谁的问题”,这个问题很重要,执政党如果不能直面这一问题,就很难抛弃自己的身份幻觉,于是中国的问题永无解决甚至看不到出路。马洪通常只听不说,谁养活谁?革命党至少有理想要代表工农利益并为此奋斗,而且,根据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革命党不承认私有产权制度——万恶之源。故而,革命之后必须建立国有企业以及中央计划体制,步列宁之后尘,却难以为继,故而有文革之后的市场导向的经济体制改革。然而,市场原则是自己养活自己,市场不能在国有企业和中央计划体制的原则上生存和发展。国有企业的原则是政府养活工人,其实......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1日 07:58

行为经济学与新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中国共产党 之七

上文贴出的最后两图,这里要用到。试问革命党的一名党员在执政党时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假设他的人格已融入职业革命家这一角色,他必须有人格的转型。可是,赫拉克利特早已说过,一个人的性格就是他的命运。周辅成《西方伦理学名著选辑》上卷,艾修斯《学述》第一卷第七章:赫拉克利特说〔神就是〕永恒的流转着的火,命运就是那循着相反的途程创生万物的“逻各斯”。……可是“逻各斯”虽是人人共有的,但多数人对之却不加理会地生活着,好像他们有一独特的智慧似的。

依照图示,一个人的性格是他融入于特定社会和特定文化的过程中形成的,称为“自性”或“个性”。并且,这一社......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0日 06:20

行为经济学与新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中国共产党 之六

行为经济学与新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中国共产党 之六

前五篇算是开端,继续讨论中共基本问题,即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型问题。首先,为什么这是一个基本问题?关于问题以及基本问题的定义,请参阅我以前写的文章,检索关键词“问题三要素”+“汪丁丁”即可。

革命党的成员随时要准备付出的革命代价是生命,不如此不是革命而是温和的改良。英文就很清楚,evolution vs revolution,只多了一个字母,r,事物发展的形态有了本质差异。纵观中国的历史,改良的前景很暗淡,要么无声无息,社会压根不受影响继续沿着传统轨迹发展。要么,注意,这一点很关键,改良逐渐偏激以致成为革命,因为,改良者在克服来自主流社会的反抗时意识到自己的立场必须更加偏激。Charles Tilly 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7日 08:17

苏州三日散记

苏州三日散记

雪君夫妇邀游苏州。维莲想起唐玲提及一艘大船样的酒店,颇有兴趣试试。我于是答应,三日为限。果然,高芳通过携程订到了房间。我对酒店住房只有三项要求,面湖,特大床(king-size),无烟。杭州至苏州,高铁约两小时,也有城站出发至苏州园区站下车最快的车次,一个半小时。

Crown Plaza 是金鸡湖里的一只大邮轮。房间面湖,向东最佳,可惜这艘大船只有船头正面的总统套房是正东。我们紧邻总统套房,侧东,也有很好的景观,金鸡湖在窗下。面湖的墙,完全是落地玻璃,我们在二层楼,窗前有咖啡桌和一张凳,感觉就是在湖面上喝咖啡。

这家酒店的英文名称是 crowne plaza,中文稍许费解,中茵皇冠假日酒店。入住两天后得......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4日 10:10

杭州市政府到底在干什么

街头随处可见大幅标语:迎接G20,做好东道主。这是杭州政府为说服百姓承受扰民工程而发动的宣传,但效果甚微。为何刚修建不久的道路再被挖开?几乎每一位市民都认为是官员要搞腐败。我追问是哪一位官员,无从得知。只知道上城区的区长,似乎是女性,在强行拆毁某一教授住房时拒绝更上级政府官员的更理性的呼吁,声称:哪怕犯错误也要拆。诸如此类的行为太多,我随处看到听到就报告诸位,但很难追究细节。

例如出租车管理者,是杭州市交通管理局下面的某一处长?这位官僚主义者的工作绩效实在比我们北京的同类官僚差了太多呢。我在杭州嘀嘀叫车,十辆车有八辆的牌号乃至公司名称,与滴滴注册的完全不同。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1日 08:18

行为经济学与新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中国共产党 之四

接着上一篇随笔的思路继续写,列宁设想的苏维埃政权,打碎了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废除了私有产权,全社会转变为一个大工厂,中央计划委员会承担了社会账簿的会计工作,因为,在资本主义薄弱环节发动武装起义夺取全国政权之后,需要等待一段漫长的时期才可进入共产主义社会,这一段时期,就是社会主义阶段。在这一阶段,基本的分配原则是“各尽所能,按劳取酬”。在激励理论的视角下,各尽所能是一项无法观测从而无法监督实现的目标。可以接受的社会主义分配原则充其量可以重新表述为这样的待定公式:依照按劳取酬的实现方式能够提供的劳动激励,社会成员们在相应程度上各尽所能。因此,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家们穷经皓首试图澄清的或多......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0日 07:52

继续 行为经济学与新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中国共产党

前面两篇文字引出的更深入议题包括:(1)民主集中制为何注定不能用于求解中国社会基本问题?(2)独立思考的人为何日益不能与民主集中制这样的组织原则相容?(3)列宁主义的政党为何难以从革命党转型为执政党?

巴黎公社之前,马克思想象的思路是,资本主义发展或迟或早将社会主体人群贫困化为无产阶级,于是养育了它自身的掘墓人。巴黎公社起义被镇压之后,马克思稍许拓展了这一想象,即无产阶级必须彻底打碎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这一拓展了的想象,导致了武装斗争的思路,而第二国际的理论家们依旧坚持议会斗争的思路。列宁想象的思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发生的俄国二月革命意味着或许在资本主义发展最薄弱的环节,例如俄国,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