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文章归档 > 2012年七月
2012年07月31日 09:09

续关于谎言的经济学  

关于谎言的经济学,其实是我早就关注的议题,或许始自我读罗素的《中国问题》。他是中国文化的崇拜者 ——我写过,他与杜威在这一点上有本质不同。所以,罗素和杜威“五四”时期在中国知识界境遇也不同,那时,“新文化运动”是主流,故我们不待见罗素,我们追随杜威和胡适。若罗素和杜威现在到中国来,很可能境遇相反。不论如何,罗素还是列举了西方的中国观察者最普遍列举的三项道德问题:1)贪婪,2)怯懦,3)冷漠。……为要准确,我特意找来罗素原文,从第11节引用他对我们的表扬如下(梁漱溟也曾引用这一段文字):......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2日 16:38

关于谣言的经济学  

关于谣言的经济学  
      Edward Glaeser,是芝加哥学派训练的哈佛经济学教授,他和Acemoglu都是1967年生,二人之间的学术差异或“争论”,是最近十年关于“民主”、“独裁”、“教育”、“增长”这些关键词的焦点(我在解释未来八年中国政治体制改革问题时介绍过这场争论)。Daron Acemoglu是土耳其出生,LSE训练的MIT经济学教授,学术明星,2011年至2012年他发表和即将发表的论文,几乎囊括全部最好的经济学期刊(我希望读者明白我的意思)。我这篇博客日记,主角是Glaeser(简称“G”)。虽......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2日 14:58

转贴刘瑜新作 —打他是为他好 骂他是为他好 不闻不问也是为他好 那么怎样是不为他好呢  

怎样推销糖果
2012年07月13日 11:32 本文来源于 财新《新世纪》 | 评论(30)
   打他是为他好,骂他是为他好,对他的感受不闻不问是为他好,那什么是不为他好呢
......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8日 09:19

转贴周濂新作  

当公共知识分子变成“公知”
周濂

本文来源于 财新《新世纪》 2012年第27期 出版日期 2012年07月09日
   公共知识分子的本义就包含了越界发言。可见,越界本身不是问题,越界的方式、程度以及效果才是问题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