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文章归档 > 2011年二月
2011年02月25日 09:37

春季的经济学思想史研究班

春季的经济学思想史研究班

本周日开始第一讲,导论,时间和地点,写在侧栏自写文本里了。下面是第一讲心智地图,这里贴的可以有彩色,而复印发给同学们的没有彩色。

可见,第一讲的思路如果展开,就是奥地利学派视角下的宏观经济学。

下一篇:所以,房价不跌,否则,…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6日 13:21

所以,房价不跌,否则,…

所以,房价不跌,否则… 

我不打算和大众赌预测,不过,接着货币问题的遐想,有一个推论,就是大众的理性选择问题。首先,货币超发的事实已经不需要讨论,只有官僚分子,而且是最希望逢迎上司的那种,才愚蠢到公开否认货币超发。其次,超发的货币数量是多少?没有人知道,也不必精确到万亿以下,就估计一下百分比即可,例如三年累计,一倍?保守了吧?就以保守的估计,物价在三年里涨幅有一倍?这里要运用米赛斯的奥地利学派货币理论,

其一,货币的非中性原理。与其它学派的假设不同,米赛斯从不相信货币是中性的。只要发行货币,就必定有人首先获利。多数情况是政府及其关系企业首先增加自己的购买力。

然后,如果可笑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6日 13:42

货币问题

接着“遐想”,货币问题,因为复杂,所以只能说是“遐想”。关于“货币”的定义,有许多谬误,我相信奥地利学派的货币理论,因为这一理论的逻辑是最彻底的(回到了康德的先验系统)。在今天的知识水平,我可以这样断言:我们之所以需要货币,归根结底只有一个理由:货币可以应付未来交易的不确定性。每一个人对自己生活中未来要发生的交易,有自己的主观判断,这是不可计算的,因为不确定性是奈特意义上的,它不是风险。货币降低不确定性,因为如果没有货币,未来的任何交易(生活)都只能基于我们偶然遇见的其他人的需求,于是成交的概率大大降低。但我们每一个人对未来的各种事件的不确定性的判断,可以千差万别,至今不可能有一个客观的度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