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0年09月21日 09:28

汪丁丁:性质问题

汪丁丁:性质问题 在中国思想传统里,道始于情,情生于性。性自命出,命自天降。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三代庠序之学,关于“性”和“质”的讨论也许与教育的历史同样长久。在西方思想传统里,“性质”的历史几乎与哲学的历史同样悠久。参考文献,《斯坦福哲学百科》“property”词条,约九十页的篇幅。关键是,至今不能有定论,“性质”,仍是一个“问题”,所以,有我这篇短文的标题“性质问题”。我推荐一本最新的教材,2021年即将出版,封面,...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17日 09:31

汪丁丁:经验、性质、关系

检索“四库全书”与“四部丛刊”可知,“经验”一词最初见于中医文献:经方,验方,经验方,经验后方。中国文史界熟知,“焚书坑儒”,有三类书免于“秦火”,即:医书、农书、卜筮之书。于是,“医古文”成为历史最久的一脉国学。   又检索四库与四部,可知“关系”一词晚出,不见于宋代之前的文献,但早于日本输入中国的“和制汉字”。最早可见的文献,南宋后期理学名家真德秀(1178年生-1235年卒)的“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15日 09:43

汪丁丁:观念纠缠

汪丁丁:观念纠缠 观念之所以难以定价,因为观念纠缠(ideas entangelment)。许多观念盘根错节,从中涌现的观念又与其它观念纠缠,如此孕育,因缘际会,可能形成新的“商业观念”(business ideas)。十年前,我在《行为经济学讲义》里讨论了现在时髦的术语“量子纠缠”。其实,我更钟意“观念纠缠”。   创造性思维的两项条件,这是我多年来鼓吹的主题(参阅,例如,我写的长篇文章“ 互联与深思”)。其一称为“发散性思考”(diversified t...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14日 09:31

汪丁丁:为存量定价

汪丁丁:为存量定价 我写了,经济学的芝加哥学派只讲授两门理论课程——“价格理论”和“货币理论”,其余的课程都是“应用”。货币流通时就是流量,困难在于货币并不总在流通,于是,它是存量也是流量,我喜欢朗润园老友宋国青的譬喻,货币是面团,有水有面。利息、资本、货币,在文献里常同时出现,可谓“三位一体”。百年来发表的文献,堪称经典的仍是这几部:门格尔1890年《经济原理》、熊彼特1911年《经济发展理论:利润、资本、信用、利息与商业...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11日 09:23

汪丁丁:信任问题

汪丁丁:信任问题 有一位法国净土宗的上师说过,信任,是“正确的爱”,不是随意给对方爱而是为对方最深远的生命提供有意义的帮助。图一,盖茨今年建成的世界第一艘氢燃料游艇,六亿五千万美元,命名为:水。图二,他上个月预言,新冠疫情大约在明年年底之前结束,根据是三波疫情需要占用的时间,美国的第二波疫情峰值刚过,大约今年年底可进入尾声,明年夏秋之交应当是第三波疫情最可能爆发的时期,当然,第三波通常不严重,可视为“余绪”。图三,...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07日 09:03

汪丁丁:价格始于关系

汪丁丁:价格始于关系 前面的文章里,我讲过,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创始人老门格尔的儿子是小门格尔,他邀请逻辑学“华沙学派”领袖塔尔斯基到维也纳讲逻辑学。后来,塔尔斯基在美国授课,讲解由布尔和皮尔士创建于1850年代而由他刚刚复兴的“关系代数”。听课的年轻人里,有一位是阿罗,那是1940年。参阅:Steven Givant,2017,《Relation Algebras》(关系代数)卷1,封面照片,附图1。八年之后,由关系代数引出“阿罗不可能定理”,成为社会选择理论的...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05日 15:35

汪丁丁:发现价格

汪丁丁:发现价格 现象,有局外人视角,有局内人视角。价格,在局外人视角下是静态存在——所谓“均衡”(equilibria),在局内人视角下是动态过程——所谓“发现”(discovering)。米塞斯1949年《人之行动》体现他的“新康德主义”方法论,他建构的,是公理化的实践科学:praxeology = 实践+科学。他想象的实践,他称为“企业家过程”(entrepreneurial process),也就是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著名的“市场过程”观念。market as a process(市场过程)...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04日 09:23

汪丁丁:经济学基本问题

汪丁丁:经济学基本问题 我在“基本问题”里写了,关于基本问题,物理学是自然科学的典范,经济学是社会科学的典范,哲学或许是人文学科的典范。故而有这篇文章的主旨,阐释经济学基本问题,当然,不能概述我2015年出版的《经济学思想史进阶讲义》或我2008年出版的《经济学思想史讲义》。这里需要的,是重新表达我的“问题意识”——否则,它就只是弥散在感受中的模糊意识,挥之而不去,绳之而不得。   反思我自己的日常生活,尤其是我在杭州的日常生活...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02日 09:21

汪丁丁:观念的观念史

汪丁丁:观念的观念史 我在2008年出版的《经济学思想史讲义》开篇写过这一命题,在2019年出版的《思想史基本问题》开篇又郑重写了这一命题:任何学问的也许唯一正确的开端是这一学问的思想史。   思想史,是“intellectual history”的汉译。常见于英语的另一名称是“history of ideas”(而不是“history of thought”),汉译是“观念史”。基于我收集的文献,我认为,观念史是思想史最宽泛的名称。此外,比“观念史”历史更久的是各领域的学术思想...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01日 08:52

汪丁丁:基本问题

汪丁丁:基本问题     任何学科都有基本问题,即枝节问题的根源。在各学科的思想传统里,或迟或早,会有人研究基本问题,纲举目张,其它问题迎刃而解。关于基本问题的意识,法国启蒙思想家帕斯卡称为“问题意识”(problematique),许多问题盘根错节,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绳之不可名,复归於无。若隐若现,挥之不去。围绕基本问题,被感受到的重要性,或迟或早,表达为观念,称为“核心观念”。核心观念的展开,就是理论——核心观念涵盖的经验...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31日 09:07

汪丁丁:真实世界里的关系

     财新博客发布了我的“哲学帝国主义”宣言,接着就有这篇文章的题目,初衷是讨论真实世界里“关系”这一观念涵盖的经验。这一思路的缘起,是我的新书“收益递增经济学”,概述于我的另一篇财新博客“广义的经济学”,尤其是那篇文章最后几段文字,关于未来的经济学(我所谓“观念的经济学”)。观念涵盖的经验,主观感受优先。这是目前流行的心理学和哲学见解,“嵌入于身体的认知”(简称“具身认知”)。不过,观念不能只是...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25日 09:12

汪丁丁:哲学视角下的经济学帝国主义

  新冠疫情爆发之后,我研读了不少医学著作,中医的和西医的,尤其是免疫学教科书及各类视频。然后,我知难而退,当然已形成了我自己的“医学理解”。我的“跨学科”研读从来如此,追随基本问题,勇敢进入任何领域,获得基本理解之后就可退出。毋庸置疑,这是一种帝国主义态度。经济学以外的学者们批评(也是表扬)经济学是帝国主义,在哲学视角下,这是需要解释的现象,于是有了我这篇短文的标题。

  我在香港大学教书时期...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24日 09:18

汪丁丁:广义的经济学

汪丁丁:广义的经济学

 

  终于写完了这一系列财新博客文章,初步实现了我的设想:在这一系列财新博客文章里,不用任何数学公式,阐明我的新书《收益递增经济学》以外的内容。我手绘了下面这幅插图,我的新书,只是讨论了收益递增现象及可能建构的经济学。在这幅插图里出现的三类现象,“互补性”、“存量效应”、“路径依赖”,我在最近的系列文章里分别讨论过。我这本新书主要讨论这三类观念的交集,“收益递增现象”。但是,这三类观念将经验世界...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22日 09:48

汪丁丁:路径依赖

汪丁丁:路径依赖

汪丁丁 财新博客2020822

 

我们这一代经济学家很熟悉制度经济学,可能因为直接参与中国的体制变革。诺斯1990年的著作,中译标题是《制度,制度变迁与经济绩效》,提醒我们关注制度变迁的路径依赖性。后来,他获得1993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我写了长篇文章阐释他的思路。

路径依赖性(path-dependency),诺斯引述的这一术语,最初由阿瑟引入,见于他早年关于技术进步的研究报告。与阿瑟大约同一时期,关于...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21日 13:15

汪丁丁:存量效应

汪丁丁:存量效应 存量与流量是一对范畴,我推荐了希克斯的诺奖著作《价值与资本》,因为他最早在经济学里确立了这一对范畴的基础地位。根据希克斯的方法,假设消费品流量的时间单位是“天”。故而,今天的早餐与明天的早餐,二者不是同一流量单位。今天我吃的早餐,到明天早餐之前,已完全耗尽,至少要假设它已耗尽。不能在流量的单位时间里耗尽的经济物品,在经济学里就称为“耐用品”。服装、冰箱、汽车和住房,是消费品,也是耐用品。   耐...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20日 08:59

汪丁丁:互补性

汪丁丁:互补性

  经济学最基本的概念是“互替性”(substitution),同类商品的各单位之间有完全互替性,不同类商品之间常有不完全的互替性。由于这些互替性,消费者和生产者可在各种商品之间“选择”。互替性越充分,行为主体的选择就越是自由的。市场经济的自由,主要基于各种可选方案之间的互替性。以致人们常这样解释市场体制的自由:“当你的请求被一个人拒绝时,你永远可以转向另一个人。”与自由竞争相比,垄断之所以可恨,是因为它使你...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19日 09:05

汪丁丁:物与性

     中国思想传统,“物”与“我”是一对范畴。就“我”对“物”的态度而言,可以有诸般境界:物我两分,物我两忘,物我合一,物我相参,以及“允执厥中”。

     西方思想传统,与“object”(客体)构成一对范畴的是“subject”(主体)。古罗马哲人卢克莱修的著作,商务印书馆汉译标题是“物性论”。此处的“性”,在现代汉语里的涵义是:“性质”、“属性”、“性状”、“形态”。物皆有形,然后有名,然后有性。物有物性,...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18日 09:18

汪丁丁:观念为现象分类

汪丁丁:观念为现象分类     观念恒存而经验流变不息。观念的功能,在于为现象分类。柏格森说,人类因学会使用观念而节约了大量时间。刚学会母语的孩子,抬头望见天上飘过的云,若不用“云”来收纳他的经验,他可能需要毕生时间来“理解”那些云。哈耶克说,神经网络的首要功能就是为经验分类(参阅我为哈耶克《感觉的秩序》撰写的长篇导读)。从而,行为主体(生物或机器)可将世间万物按照“价值”加以排序。每述及此,我总要引述天才的小密尔(《政...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16日 12:39

汪丁丁:人工智能的心理状态

汪丁丁:人工智能的心理状态

     我很喜欢这幅插图,它来自2020年出版的《Artificial Psychology: Psychological Modeling and Testing of AI Systems》,标题应直译为,“人工智能心理学:人工智能系统的心理建模与检测”。这本小册子的导言,以这幅插图开篇,我在插图里写了我的直译。导言结束时,作者写了这样一段文字:毕竟,这样的人工智能系统不能令人满意,如果它这样回答那个令人困窘的问题:“No Dave, I don’t think I can do that”(不,大卫,...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15日 10:10

汪丁丁:人类智能是广域局部理性而人工智能是狭域全局理性

汪丁丁:人类智能是广域局部理性而人工智能是狭域全局理性

  苹果电脑自带的相簿系统之所以常将无生命物误判为“人脸”,因为它的“人脸分类”算法在识别模式的学习阶段主要依靠人脸采样。我说过,这是因为算法是狭域的。我们观察生物的寻优过程不难看到,它们在日常生活环境里的“算法”似乎也是狭域的。围棋对弈,假设棋力不相上下,若任何一方遐想与棋局完全无关的事情,输棋的概率就要增加。我写文章,全神贯注于我的文字思路。烹饪、考试、会议、……,认知科学家早就知道,人类的绝...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