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汪丁丁:美国科技板块在技术分析视角下是全球资金吸引子

汪丁丁:美国科技板块在技术分析视角下是全球资金吸引子

旁观者的优势,不妨继续写我的股市技术分析。文章短,插图多。读图若不能得一自洽的解释,就有了需要琢磨的问题。琢磨了几天,似有所得,我将结论写在这里:(1)美国股市,最近十年,道指像是被纳指牵引着向上攀升,虽然,道指已经很疲倦,参阅图1至图3及我写的注释;(2)纳指的长期走势,远未达到牛市的顶峰,当然有调整,但每一次都强劲攀升,真像是早期硅谷的年轻人,参阅图4至图6及我写的注释;(3)上证股指陷入锥形徘徊多年,明年有希望试探锥形的上沿或下沿,此后它可能考虑向上或向下突破,但也可能继续徘徊,真像是享寿两千年的智慧老人,参阅图7及我写的注释。
图1. 道指1981年至2021年月线图(阴阳烛),沿时间画出的动量指标,绿色是上升趋势,红色是下降趋势。注意2018年至今的锥形徘徊框架,最近突破了上沿,但爆发力太弱,目前仍不能确认这次突破。可是,如果道指这次返回徘徊框架之内,它可能跌至徘徊框架的下沿,跌幅超过50%,意味着真实世界里将有一场灾难。如果这一推测难以接受,那么,更可接受的推测是,道指继续徘徊。我推测,更可能发生的是,纳指再次攀升,带动道指勉力跟随。
图2. 道指2011年至2021年走势周线图(阴阳烛),沿时间画出的动量指标,绿色是上升趋势,红色是下降趋势。上述的锥形徘徊框架现在最清晰可读,注意下栏的MACD走势,非常疲软。
图3. 道指2011年至2021年走势日线图(阴阳烛),沿时间画出的动量指标,绿色是上升趋势,红色是下降趋势。锥形徘徊框架的上沿和下沿,在日线图里,最准确。注意,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走势,按照常见的模式,大概率事件,向下暴跌,例如,跌至27000水平,然后继续跌。
图4. 纳指1986年至2021年走势月线图(阴阳烛),沿时间画出的动量指标,绿色是上升趋势,红色是下降趋势。这里不再有道指那样的锥形徘徊框架,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留下了一道风景线。对比那一次和这一次,2021年下栏的MACD依然强势。如果你熟悉艾略特的“波浪”假说,你可能习惯于从2000年的峰值开始读图,从峰值迅速下跌至1000水平,完成了第一浪,向上攀升至2000水平,再迅速下跌回到1000水平,算是“筑底”(第二浪)。此后,一路攀升(第三浪),也许在4000水平的徘徊调整,算是完成了第四浪。此后的攀升过程,都是所谓“第五浪”。艾略特研究所的所长曾经说过,第五浪常常出现最后的疯狂,即第五浪的三次攀升的第三次可延续成为新的第五浪。我在“旁观者的优势”里提及,波浪假说有难以克服的困难,即指著名的“第五浪”。在每一张长期走势图里,读图的人倾向于将最后这一段攀升视为第五浪。多年之后,我认为,这是艾略特学派的认识论缺陷。也因此,这一学派从1980年代就预言美国股市崩盘,多次呼喊“狼来了”却不见狼。于是,艾略特学说不再有“流行”的影响力。
图5. 纳指2011年至2021年走势日线图(阴阳烛),沿时间画出的动量指标,绿色是上升趋势,红色是下降趋势。现在可见,4000水平开始的向上攀升过程确实如艾略特相信的事物发展观(这是“波浪理论”的认识论基础)那样“一波三折”。显然,6000-8000之间有一次“调整”,这次调整在2020年初新冠疫情暴跌后见底,与这次调整的时间长度相比,此后的攀升过程似乎远未见到顶峰。注意,这是日线图,纳指可能在2022年见到顶峰,然后调整,然后可能继续攀升。细节,可参阅图6。
图6. 纳指2018年至2021年走势日线图(阴阳烛),沿时间画出的动量指标,绿色是上升趋势,红色是下降趋势。注意,2020年3月道指因新冠疫情而暴跌至7000水平,此后攀升至11000水平,出现一次显著的调整时期,目前的攀升也许仍是这次调整时期的一部分。也许,不是继续调整而是继续攀升,不过,这样的模式似乎很奇怪。不论如何,纳指没有像道指那样疲软。美国股市的“硅谷故事”,显然还没有完结。何日完结?我读图,看不到完结之日。
图7. 上证股指1991年至2021年走势周线图(阴阳烛)。最大股灾,2008年上证股指从6124暴跌三分之二,这是一道至今最引人瞩目风景线。这一顶峰决定了至今远未结束的巨大的锥形徘徊的上沿,锥形徘徊的下沿则由那次暴跌的低点决定。这一锥形徘徊的上沿,在2015年那次“政府救市”股灾获得确认,两点连线决定上沿的斜率。由于这一锥形徘徊的时间框架实在很长,第三次探上沿或第三次探下沿的时间,从最近的走势判断,可能在2021年下半年至2022年上半年之间。关键是,第三次达到锥形徘徊的上沿或下沿,并不意味着必有“突破”。虽然,“三次突破”是更常见的模式。其次,我之所以强调是“锥形”徘徊,因为如果是“矩形”徘徊,就很容易推测突破的方向——通常与矩形倾斜的方向相反。现在则不易判断,锥形的上沿比下沿略微陡峭,牵强套用以往的模式,将来更可能向上突破,而且因为时间很长且锥形的开口远大于收口,爆发力将非常猛烈,至少应攀升至13000水平。目前,我看不到基本面可能发生何等事件来支持如此猛烈的向上突破。迅速打赢一场局部战争,这是我能推测的最佳事件。
 
2021年3月24日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