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昨天半夜的数据,武汉的死亡曲线似乎平缓了一丢丢,要争取平缓到足够抵消这条曲线的向上凹的程度,否则,很难解禁。
 
武汉不解禁,中国很难恢复世界市场,中国经济也就难以复苏。
早晨画了一张图(见下),是要为曾光的说法提供辩解,其实很难辩解,虽然我认为他这番谈话的动机是正确的。
 
 
拐点(见下图)有严格的数学定义。故而不应谈论“下降中的上升拐点”。
 
 
我认为是合理的辩解,就是说,疫情出现的第一个拐点其实只是上升过程中的局部情况,可能出现第二个拐点,当然还可以有更多的拐点,但是,事后复盘,只能有一个拐点,如上图所示,其余的都不是,因为它们的斜率都不如唯一拐点那样大。
 
2020年2月25日
话题:



0

推荐

汪丁丁

汪丁丁

572篇文章 1次访问 53分钟前更新

数学学士(1981年),数学硕士(1984年),经济学博士(1990年)。但学位都是无用之物,如维特根斯坦所言,读完即可销毁。最近的工作: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和浙江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浙江大学跨学科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席。长期坚持的工作:财新传媒学术顾问。教学及阅读领域:经济学思想史、制度分析基础、行为经济学、新政治经济学——公共选择理论与社会选择理论、演化社会理论——演化认识论与演化道德哲学。在公共领域内所持的矛盾态度:批判主流,关注思想,拒绝媒体。对任何学说及其说服者持温和的怀疑主义态度,这种态度不合逻辑,但真实,如Charlie Brown 一般真实。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