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上证指数将下降到大约2400水平

上证指数将下降到大约2400水平

1)这个月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上证指数的走势图,我贴的是月线图,从最开始1990年到2014年12月:
丁丁月报 2014年12月 - 汪丁丁 - 汪丁丁的博客技术分析家从不看新闻也不关心基本面数据,就是神秘主义嘛。至少,你看到了吧,时间太短,怎么能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完成这样的图形?冥冥之中,必有力量不让这事发生。技术分析就是图形的模式识别,时间-指数,必须有时间调整。我用粗红线表示这次调整,这次有乐观情绪,可上达3800水平,然后下降,回到长期底线,就是粗绿色线段,大约2400水平,要到2018年以后。完全超过2008年的六千点水平,需要更多的时间——股市,是时间的艺术。粗略看,要到2025年。对中国股市而言,美国股市其实是很好的参照系,理由很多,不赘述。
2)所以,我贴了道琼工业综合指数,也是月线图,从1985年1月到2014年12月:
丁丁月报 2014年12月 - 汪丁丁 - 汪丁丁的博客也是一条粗绿色线段,托底。这次看不明白的是,道指怎么就升破了长期上升轨,这样的图形,第一种可能还是要回调,下降到底线——大约道指一万的水平,当然,第二种可能就是继续上升,反正突破了,按图形可到两万点以上的水平。其实,这类股指,在几十年钞票超发的情况下,必须转换为真实股指,否则欺骗性太强。同理,中国的股指,现在也需要转换为真实股指,否则也有欺骗性。
 
2)在东京居住了一段日子,每天在街头观察普通市民,就觉着这里的人真够低调的,比我以往想象的,更低调。据说年轻一代改变行为模式了,可是我看着都差不多。日本人一贯就低调,这是文化传统里固有的。林语堂说过,日本民族,要么如鱼雷一般爆炸,要么安静如不存在。临床心理学术语,bi-polar,可能不好,但为了心理平衡,在这种“狂躁-抑郁”两极条件下,可以生存。另一感慨,就是普通人真敬业,打扫房间一丝不苟。日本平均月工资大约40万日元,按贬值了的日元汇率,折合人民币两万元,低于我周围很多朋友啦!但是要说敬业,我举目四顾,周围这些朋友没有什么人能与他们的日本同侪相比。清洁工,据说大多是没有本地户口的人,但敬业这一点,丝毫不差。每隔一天三位清洁工来打扫房间,两小时,分工严格,吸尘的绝不碰床上用品,只负责地毯和垃圾桶之类的事情。另一位只管洗漱床铺毛巾等等事务,第三位专业清理浴室设施。我家最干净了,小李是什么人?居然,某一日,两小时不够用,三位都在鞠躬道歉,等我们回到房间里,桌子上放着一份小礼物和一封感谢信——感谢我们理解他们多用了时间。每天早餐,哪怕就我们两位——因为这里的住户大多回美国圣诞节了,等我们用餐结束走到快看不见了,回头一看,服务生,还是笔挺地站在餐厅里目送我们。典型的服务生总是半蹲着与我们说话,因为我们坐着,她们站着,恐怕生出居高临下的感觉来,于是屈膝,给我感觉特累,又不能完全蹲着,而是半蹲的姿势,还要询问和聊天——天气预报,这是我要谈的第三点。
 
3)在国内就听朋友说过,咱们的天气预报其实很多是从德国和日本买的。这位朋友是研究这一问题的专家,他说的,我信,但以前只半信。最近开始全信,因为,这许多普通人匆匆忙忙上班下班,早晨出门就知道带伞或不带伞。我看着新浪的预报,很少准过。后来,干脆看门口的雨伞。如果预报有雨,服务生必定要在门口放一些雨伞。从此以后,我们散步不再担心下雨。数学界都理解天气报不准,写在哥廷根大学的墙上,那是希尔伯特的时代。数学界或许至今不明白为什么天气可以报得这样准!不论如何,大连的天气预报很可能没有从日本购买,所以特别不准。
 
4)物价,东京的这家超市,我们很少遇见中国人。两年前我在楼下的桧町公园散步遇到一位上海老太太(可能比我岁数大),她女儿嫁给外国人,在东京做金融,住在附近,于是她常到桧町公园里来。小李问,你们在哪里买菜?她说,我们不到你家楼下买菜,太贵!好了,太贵,那么,与北京当代商城的物价相比呢?每次小李买菜,我若下楼,也就跟着看价格。然后,当然,日元贬值很多,但姑且用现在的汇率折算。几乎,你想想吧,几乎每一件东西都比当代商城的便宜!我每次讲课,在北大的时候,要带一瓶茶水——不敢用大学的热水,谁知道谁恨谁呀?这两瓶或一瓶水,需要装在一只无印良品的袋子里,很漂亮。但这只袋子很贵,人民币180元,在西单大悦城的无印良品买的。结果,前几天,下楼看到无印良品,我和小李进去看看,发现,同样一只袋子,人民币35元!!!我送助教们的触屏手套,在北京的无印良品180元,在东京的,一开始小李看着日元计算人民币,不习惯,说错了,似乎与北京价格一样。后来,她又去转悠,这次算清楚了,只是北京价格的一半,或不到一半。要知道,无印良品的货品,绝大多数写着“中国制造”。触屏手套和水瓶套子,产地是中国,但在中国的售价是在日本的一倍或两倍,与运输保管费用完全无关呀。要说日本的人工费用,肯定比中国的贵。看起来,这些商店在中国收取的是垄断利润。
 
5)物价比北京的低,品质却比北京的高。可靠性高,味道更正,种类更多。就说肉类,真是,我还在吃肉呀,不顾早搏。鱼肉、鸡肉、牛肉、猪肉,白水煮了(鱼肉要烤),屋子里就散发着小时候记住的各类肉的香味。有了正宗的味道,才可施展烹调手艺。否则,厨师知道各类食材都是假的,怎么有激情烹饪?
 
6)继续谈低调问题,我看着他们低调走路,低调乘地铁,自然,觉着有些压抑,因为不敢有声音呀。但是,敬业,低调,福岛核电站,日本列岛明明快要沉没了,为什么不世纪末纸醉金迷或疯狂如罗马的尼禄大火?还要认真活着,每一个人,至少大多数人,每一天都试图认真活着。两年前,我就有这一问题,因为,年轻人怎么也这样认真呢?海德格尔提到日本的樱花,他似乎讲过樱花的一朵花瓣,吹落空中,飘来飘去,无根的感觉,但色彩依旧鲜艳,让人痛心它沉入雪泥。他似乎要表达一种后现代的人生观——追求哪怕瞬间的“永恒感”,我想到的是海勒的所谓“反思的后现代主义者”——让神的座位永远空着,提醒每一个走进来的客人,那空位子原是神的。
 
7)几乎今年的最后一天了,亚航的失联飞机,海报上贴着:便宜到每一个人都能乘坐的飞机。不容易,25美分收购的,年收入十几亿美元了。后发优势,从先发者那里传入的知识和教育体制,唤醒后发者的头脑(人力资本),在南洋上空(似乎永远都飘着台风的眼睛)飞行了这许多年,只有这一次重大事故,算是奇迹。当初,夏威夷的国王King Kalakawa 只不过购买了一条铁船,学会了驾驶技术,就自豪到忘乎所以,驾着去了旧金山,他1891年死在那里了。知识不仅在爆炸,更重要的是,爆炸了的知识迅速被常规化为操作过程,于是普通人(而不仅仅是国王)可以操作这样庞大的力量(知识=力量)。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