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汪丁丁:经验、性质、关系

汪丁丁:经验、性质、关系

检索“四库全书”与“四部丛刊”可知,“经验”一词最初见于中医文献:经方,验方,经验方,经验后方。中国文史界熟知,“焚书坑儒”,有三类书免于“秦火”,即:医书、农书、卜筮之书。于是,“医古文”成为历史最久的一脉国学。
 
又检索四库与四部,可知“关系”一词晚出,不见于宋代之前的文献,但早于日本输入中国的“和制汉字”。最早可见的文献,南宋后期理学名家真德秀(1178年生-1235年卒)的“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真德秀是在现代汉语书面语意义上使用“关系”这一语词的,我的意思是,现代汉语的书面语“关系”与当代中国社会学的术语“关系”,二者涵义差异显著,后者的社会学涵义已衍生为“关系学”这一短语。逻辑学家布尔、皮尔士、塔尔斯基等人创建的“关系代数”,又称为“关系数学”。在这一学科的论域内,“关系”这一语词的涵义非常广泛,足可包含诸如“生产关系”、“社会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我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等等类别。
 
最后,“性质”一词,涵义丰富。先秦文献早有“性”字和“质”字。郭店楚简儒家文献:性自命出,命自天降。论语: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性与质,这两个字连用,检索四库与四部,最早见于唐代名臣陆贽《陆宣公翰苑集》卷七,“制诰卷”(陆贽担任宰相之前或已为皇帝制诰),论及唐朝三位宰相,肃复、刘从一、姜公辅,称肃复:性质端亮,理识精敏,约己弘物,体方用圆。当时的文章,“性质”常以“端亮”修饰,让我想到器皿的品相。北宋司马光有《温国文正司马公文集》,其中一篇文章自述“臣性质愚鲁学术浅短”,将“性质”与“学术”并列,相当于我们的组织部门将“人品”与“学品”并列为干部考察指标。
 
综上所述,这篇短文三个关键词的历史,由近及远,刚好与标题逆序排列:关系,性质,经验。
 
最早发生的,是“经验”。孙中山“知难行易”说,人类总是先会做,之后很久才知其所以然。我们总是先会生孩子,很久之后才有“产科学”。我们总是先会用火,很久之后才有“化学”。我们总是先会吃饭,很久之后才有“营养学”。诸如此类,他指出,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行易而知难。孙中山是实践家而不是理论家,他不必考虑己说与学术传统是否一致,他甚至不必考虑己说本身是否逻辑无矛盾。但是,他的表达,“知难行易”,很清晰地反对王阳明心性之学,特意要与“知易行难”(知行合一)对立着表达。革命者大多明白,革命行动是很难成功的。虽然,也许,关于革命成功的理论,更难。究其原因,革命能否成功,任势不任人。可是关于“势”,是不能有理论的。否则,我们就要颠覆金岳霖思考毕生才确立的“理有固然势无必至”这一基本命题。而我认为这样的颠覆,是不可能的。由此可知,关于革命成功的理论,几乎不可能有。就算有人说有,也必定不对。据此,我常对EMBA学员讲,你们不可因财富而自大狂妄,因为,你们不过是一群“被幸运击中的傻瓜”。至少,我建议他们常以这一态度自醒。关于“被幸运击中的傻瓜”这一命题,我能提供来自哲学的、概率论的、和计算机仿真研究的充分论证。具体分析“80后”的成功企业家群体,我指出,他们成功的主因是:1)中国社会变迁与经济发展的果实成熟期,2)互联网技术普及,3)劳动力价格尚且低廉。这三大因素构成80后这一代的“幸运”,与他们是否具有企业家创新能力几乎完全无关。
 
回到主题,“经验”发生,然后有“性质”可言。德语的“科学”,意思是“系统研究”。科学,始于性质。与标题密切相关的命题是:科学研究的理性表达,最基础的是“关系”。可是我写的是短文,就此住笔。
 
2020年9月17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