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汪丁丁:为存量定价

汪丁丁:为存量定价

我写了,经济学的芝加哥学派只讲授两门理论课程——“价格理论”和“货币理论”,其余的课程都是“应用”。货币流通时就是流量,困难在于货币并不总在流通,于是,它是存量也是流量,我喜欢朗润园老友宋国青的譬喻,货币是面团,有水有面。利息、资本、货币,在文献里常同时出现,可谓“三位一体”。百年来发表的文献,堪称经典的仍是这几部:门格尔1890年《经济原理》、熊彼特1911年《经济发展理论:利润、资本、信用、利息与商业周期研究》、费雪1930年《利息理论》、凯恩斯1936年《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参考文献,我推荐 Colin Roger 1989年出版的著作《Money,Interest and Capital:A Study in the Foundations of Monetary Theory》(货币,利息与资本:货币理论基础研究)。
 
经济理论,远比货币理论更简单的是价格理论。由于“一般均衡”的存在性定理,经济学家更适合谈论价格。虽然,仅仅是“谈论”。又因为一般均衡分析框架只可有流量不可有存量,适合经济学家谈论的就只是流量价格,不是存量价格。这才引出我这篇短文的主题:为存量定价。
 
为存量定价的机制,最常见的是股票市场,以致它的英文名称就是“存量市场”。阿罗说过,由于“spot markets”普遍缺失,金融远不是充分竞争的市场。公司股票交易的时候,最原始的“基本面”数据是价格与收益的比值,中译名“市盈率”。这里,“盈”是存量当年(或预期来年)产生的净收益流量,“市”是存量的市价。假设这只股票的风险类别对应的利率是R,假设净收益流量永续恒定,那么,净收益与R的比值就是存量价格。上证综指加权市盈率2020年1月至9月在11至16之间波动,中国都市2020年5月住房的市价与年租的比值普遍在50至80之间。据此推测,住房的风险类别的利率约为股票的风险类别的利率的五分之一。可能因为租房市场太不规范,也可能因为偏好,中国人的财产配置组合,住房占比普遍偏高。住房是存量,房租是这一存量服务的报酬。土地是存量,地租是这一存量服务的报酬。农业社会,土地产量,地租占比可高达六成也可低至一成,平均约为三成。在古代社会,贵金属是财富储存方式,利息是这一存量服务的报酬。三千年前的记录,苏美尔太阳神庙的女祭司出借白银并收取利息。汉谟拉比法典,借贷利率不应高于本金的两成。根据《利率史》第4版(Sidney Homer,2005,《A History of Interest Rates》),古代社会的利率常在本金的两成至四成之间,只在“希腊-罗马”时代,利率降至本金的一成以下,在基督元年前后的一百多年里,更降至3%或零利率。
 
观念是存量,但“观念市场”普遍缺失。人力资本是存量,但“人力资本市场”普遍缺失。简单劳动是存量,“劳动市场”也许是最不完善的市场。
 
2020年出版的教材:Richard James Wilders 2020 Financial Mathematics For Actuarial Science --- The Theory of Interest,标题直译:精算科学金融数学——利息理论。
 
2020年9月14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