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杭州是一个市民社会——可是为什么情况正变得越来越坏?

杭州是一个市民社会——可是为什么情况正变得越来越坏?

上午8:45左右,我写了近两千字。刚开始写的时候,系统接受了我的“撰写新日记”的指令,可是写完的时候,系统要求我“登录”(今天是星期日),每周一次登录,系统只能记忆一周,然后重新要求登录。问题是,我登录之后,写完的那些文字全被系统丢失了。写作是伴随着情感的,既然消失了,也就不能再写,只剩下这一标题。总之,我试图以杭州为“官僚化”的例(或许杭州远比其它城市好)并与西方社会里的各职能群体相对照,来说明:(1)中国的知识分子群体被教育官僚机构的巨额科研经费赎买;(2)大众媒体因个人利益与报道后果密切相关而不再有兴趣报道负面新闻;(3)社会批评的职能由哪一群体承担?这是当代中国面对的问题;(4)由于2003年以来的迅速官僚化过程,当代中国社会里的对话(通过不论你指出的何种途径和机构),越来越艰难以至于无人对话;(5)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官僚化,继承了我们这一东方帝国最沉重的历史负担,并且正培养出大批的接班人以便这套制度能够永远复制它自身;(6)在中国社会长期发展的诸核心议题中,最令人担忧的经济议题,就是因上述官僚化过程的影响而发生的“滞涨”——当然要与其它方面的因素(例如人口老龄化和技术进步速度降低)联合作用。



推荐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