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这是今年我的行为经济学课程基本思路

这是今年我的行为经济学课程基本思路

我写在经济学思想史课程的知乎专栏里了,每年开学前,画这样一幅心智地图发给同学们,听他们的建议和问题,据此修正我的教学路线。
 
我坚持了十年的跨学科教育,核心方法是“问题导向”的课堂讨论。前几年看了“可汗学院”,知道那里也是这样做的。最近看了我喜欢的一位诺贝尔奖经济学家,Bob Shiller,2017,在立陶宛央行内部讨论会的视频,很吸引我的是,他不关心货币政策等问题,尽可能多地讲解他的未来担忧:信息技术对教授这一职业的冲击,以及我们的教育在根本上需要改造。他的想象是:未来的学校,主要功能是情感交流。我一听就高兴,这就是我在实验班倡导的“相与之情厚,向上之心强。”
 
这是前几天我在自己博客里写的广告:
 
去年秋季我请假到海边住几个月,写一本小册子,思想史基本问题,书刚写完,行为经济学得了诺奖,所以呢,今年春季我继续讲我讲了十四年的行为经济学。
 
讲义有三种:首先是“行为经济学讲义”,2011年出版,思路虽然超前,但每年都要补充大量新文献,直到第二种教材,“行为经济学要义”,小册子,却未必易懂,2015年底出版,所以仍需要补充最新的文献,尤其是脑科学领域的 全脑拓扑研究。直到去年,五月,出版了第三种,“行为社会科学基本问题”,大框架已包罗全部社会科学,不再更新。
 
今年写了“思想史基本问题”,注意,不是经济学思想史而是思想史,直接讨论最基本的问题,这是今年春季北京大学我的经济学思想史研究班课程的主题。
 
思想史教材,我的那本太厚重,六百多页,2014年出版的,虽不必补充新文献(思想史很少看得上新文献),但我不知道有几人能读那本书。与其读那样的厚书,不如读今年五月即将出版的思想史基本问题,小册子。
 
北大大开学二月二十六日,我的课程是周六和周日,下午三点至六点,行为经济学教室是二教205,恳请旁听生照顾注册生,别让他们站在墙边听课,教室虽然已很大,还是很难容纳全体来听课的。经济学思想史的教室是理教211,第一节课通常人特别多,站着的人可能很多,现在附近教室也没有椅子可拿,只能站听。根据经验思想史课程,我的,始终人很多。今天发布消息,稍后我再贴图,心智地图。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