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微信、信息革命、以及下一次金融危机  

微信、信息革命、以及下一次金融危机  

恰如Robert Shiller今年在伦敦经济学院演讲时感慨的那样,百年以后,历史学家怎样考察今天我们的世界?可以断定,希腊财政危机或乌克兰危机或其它危机都不会成为显著事件,但“信息革命”几乎肯定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微信,是信息革命的一部分。我赞美微信和腾讯,但我毕竟认真体验了两年微信生活,我的观察是,微信和低头族在全世界的泛滥,正在实现我2011年在财新北海会议上的预言:网络的平面化趋势最终很可能导致思维的平面化或同质化。在一个不再有网络局部性的世界里,生活将不再有魅力。我被加入的微信群早已过百,其中绝大多数在几天之后就被我设置为“免打扰”一类。只有与我的日常工作密切相关的五个群,以及另外的五个群,保持在“顶端”。此外,我的pad上还有几个新闻终端,财新、澎湃、凤凰、搜狐。最近一年,除了财新,这些终端发布的滚动消息雷同。以致窦文涛的节目(锵锵三人行和天天逗文涛)已无新闻可评论,他的谈资,对微信而言都是旧闻,炒冷饭而已。可想而知,微信这样的典型的“友谊圈”拓扑结构的网络社会对传统媒体的冲击力多么致命!Shiller倾向于将似乎马上就会发生的第三次金融危机或崩溃称为“焦虑感泡沫”,伟大的防火墙足以拖延中国与世界学术前沿的信息交流从而加速了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的落后状况 ——希勒教授今年的四次公开演讲,youtube上面都可免费下载。我只说希勒的结论:第三次金融危机(他准确预言了的前两次是2001和2007)最可能始于债券市场。呵呵,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关注耶伦怎样权衡。因为,债台高筑的国家不仅在欧洲也包括中国,注意,名义利率可以认为是零,故真实利率是负的。信息革命史无前例地增加着每一个人以及世界上多数人的焦虑感,例如,慕课这类网络教学是否足以使绝大多数教授改为现场考试员?要知道,希勒在耶鲁大学的金融学公开课,仅注册的学生就有二十万人,由他亲自评分的有八百人,最终拿到耶鲁学分的有两千人。可是在慕课之前,全世界有几人可在耶鲁听他讲课?如果连大学教授们都朝夕难保,其它职业呢?举目四望,无安身之所。所以,希勒话锋一转,指出,所以,人们存钱是因为未来太不确定,为了安全,而不是为了回报率。全世界的资产价格如此昂贵,是因为缺乏安全感,不是因为富人很多!!!一旦加息过程开始,你能放心各国政府继续支付债务利息而不破产?耶伦这个月不加息,理由是中国经济放缓。其实,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是一体化的。英国债务是英国GDP的六倍以上,希腊破产时,债务是GDP的六倍。中国债务总额早已超过GDP的三倍或三倍半,请问,加息吗?或者,与债务崩盘和政府破产等价的一个问题是,普通中国人持有哪一种货币是安全的?美元、日元、欧元、人民币?
     回到微信和信息技术的革命后果,我无法忍受思想的同质化趋势。所以,我制作了一张图片,公布在我的微信相簿里,也贴在这里,其实这就是我写这篇博客文章的初衷:
微信、信息革命、以及下一次金融危机 - 汪丁丁 - 汪丁丁的博客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