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汪丁丁:读书随笔(一)

汪丁丁:读书随笔(一)

2022年6月24日:

晨听书,太虚大师的自传,缘起于月前读 K. R. Norman (1925-2020)1994年著作「佛教文献学十讲」2019年中译本。作者是著名的巴利文研究权威,据中译序言,译者也格外可靠。读此书可澄清释迦摩尼修行与言教的源流,尤其是他与吠陀学派及“素食”学派的关系,于是想到要重读太虚大师全集的开篇“佛学概论”。又必须确认这篇文章的思想史位置,故于《太虚大师全集》“文丛”里找到“太虚自传”听读。太虚大师,生于1890年,卒于1947年,享寿五十七年,恰如南老所说,佛家修性不修命,道家修命不修性,儒家性命兼修。太虚早慧,五岁有“神童”之誉,听觉与记忆力超常,随外婆入寺庙居住,十五岁剃度,遍读中西典籍,十九岁之前被当时佛教的领袖人物“八指头陀”委以“唐玄奘”资质,嘱托他的师傅奘老精心维护。他以法师身份入住宁波西方寺的藏经阁批览群经,还不到二十岁,与上海杭州宁波广州等地的名流诗涵往来密切。图2至图6,记录了他的第一次神秘体验。民国三年至五年,他在普陀寺闭关期间有另一次神秘体验,据此体验,他拟定诸书提纲。乱世与佛学,我读太虚自传,感受极丰富,特别写在今日的朋友圈里。

2022年6月25日: 

太虚大师19岁时有第一次神秘体验:西方寺阅藏寮总共只有八间,在藏经阁另开饭一桌,上殿、过堂、做经忏,尽皆不用去。住阅藏寮者皆称法师,也的确都是法师:内中有一七十多岁者,咸呼以老法师;其他最少也三十岁以上,如净宽──后金山方丈──、本一──后章华方丈──、昱山等,以刚刚十九岁的我羼在其间,遂多以小法师呼我。……同住藏经阁的老法师,喟然谓曰:“你这东扯西拉的看,不是看藏经法,应从大般若经天字第一函,依次第每日规定几多卷的看去,由经而律、而论、而杂部,如此方能把大藏全看一遍”。我耸然敬听之,从此乃规定就目力所能及,端身摄心看去。依次日尽一二函,积月余大般若经垂尽,身心渐渐凝定。一日、阅经次,忽然失却身心世界,泯然空寂中灵光湛湛,无数尘刹焕然炳现如凌空影像,明照无边。座经数小时如弹指顷,历好多日身心犹在轻清安悦中。数日间、阅尽所余般若部,旋取阅华严经,恍然皆自心中现量境界。伸纸飞笔,以似歌非歌、似偈非偈的诗句随意抒发,日数十纸,累千万字。昱山、净宽等洒然惊异,恐同憨山所曾发禅病,我微笑相慰,示以平常态度,遂仍一般饥吃困眠的安静下来。从此、我以前禅录上的疑团一概冰释,心智透脱无滞,曾学过的台、贤、相宗以及世间文字,亦随心活用,悟解非凡。然以前的记忆力,却锐减了。又前一月中,眼睛不知不觉的也变成近视了,此为我蜕脱尘俗而获得佛法新生命的开始。

太虚大师民国四年25岁时有了第二次神秘体验:是冬、每夜坐禅,专提昔在西方寺阅藏时悟境作体空观,渐能成片。一夜、在闻前寺开大静的一声钟下,忽然心断。心再觉,则音光明圆无际,从泯无内外能所中,渐现能所、内外、远近、久暂,回复根身座舍的原状,则心断后已坐过一长夜,心再觉系再闻前寺之晨钟矣。心空际断,心再觉而渐现身器,符起信、楞严所说。乃从楞严提唐以后的中国佛学纲要,而楞严摄论即成于此时。从兹有一净裸明觉的重心为本,迥不同以前但是空明幻影矣。民四春,致力于嘉祥关于三论的各种玄疏,尤于百论疏契其妙辩的神用,故遇破斥、竟有无不可纵横如意之势。拟作“一切可破论”,曾创端绪。民四夏间起,则聚精会神于楞伽、深密、瑜伽、摄大乘、成唯识,尤以慈恩的法苑义林章与唯识述记用功最多,于此将及二年之久。民五、曾于阅述记至释“假智诠不得自相”一章,朗然玄悟,宴会诸法虽言自相,真觉无量情器、一一尘根识法,皆别别彻见始终条理,精微严密,森然秩然,有万非昔悟的空灵幻化,及从不觉而觉心渐现身器堪及者。从此后,真不离俗,俗皆彻真,就我所表现于理论的风格,为之一变,亦可按察。此期中的幽思风发,妙义泉涌,我的言辩文笔虽甚捷,而万非逞辩纵笔之所可追捉,因此遂有许多肇端而不克终绪的论片,曾发表过的如成大乘论、法界论、三明论、王阳明格竹衍论等,不过其一微份。尝有关于镕冶印度因明、西洋逻辑、中国名辩于一炉的论理学,以及心理学、文理学等创作,皆曾写出构思的系统纲领。此诸稿件,大约皆在从杭州净慈寺搬运我的书物到武昌时遗逸了。民四的夏间,我又分出时间以涉览诸部广律、律论及唐、宋、明人关于戒律的疏述,整理僧伽制度论亦由此开始。我于民四秋间,已有探究各密部经疏的企图。至民六冬,始就频伽藏为一度之披阅,以伽频藏于密部本系另编成一聚,容易翻检,然不曾有所深究。

太虚大师全集之最晚的一次演讲是1946年的,很短,全文抄录与此:人生之佛教

      ───三十五年八月在镇江欢迎大会讲───

  现在国内与国际所有的人类,经过这次大战的痛苦,大家都希望社会安定,世界和平,而且长远、永久不再受战争的灾难,这是人人普遍的心理!美总统杜鲁门讲:‘在今日高度科学发展下,亟须高度的道德配合,重造和平幸福的世界’。因科学发展,制造新式武器,如不以道德运用、驾御,为害人类实甚,此则非昌明高度道德性的宗教不可。世界三大宗教,以佛教教义博大精深,最适合人类实际生活之道德,足以补科学之偏,息战争之祸,以维持世界的永久和平与幸福。佛教的本质,是平实切近而适合现实人生的,不可以中国流传的习俗习惯来误会佛教是玄虚而渺茫的;于人类现实生活中了解实践,合理化,道德化,就是佛教。所以拟定这“人生的佛教”题目,来和各位平平实实地谈谈。

  在人类生活中,做到一切思想行为渐渐合理,这就是了解了佛教,也就是实行了佛教。因为佛陀教人持戒修善,息灭烦恼,就在使人类的生活合理化。人类生活中可共同通行之道,便是道德;互相欺诈、淫乱、争夺、杀害,皆是不道德的行为。佛法切实的指导改进,使其互相推诚、仁爱、谦让、扶助,这就是学佛的初步。学佛,并不一定要住寺庙、做和尚、敲木鱼,果能在社会中时时以佛法为轨范,日进于道德化的生活,就是学佛。

  若以合理的思想,道德的行为,推动整个的人生向上进步、向上发达,就是菩萨,亦即一般所谓贤人君子;再向上进步到最高一层,就是佛,亦即一般所谓大圣人。故佛菩萨,并不是离奇古怪的、神秘的,而是人类生活向上进步的圣贤。

  佛教,并不脱离世间一切因果法则及物质环境,所以不单是精神的;也不是专为念经拜忏超度鬼灵的,所以不单是死后的。在整个人类社会中,改善人生的生活行为,使合理化、道德化,不断的向上进步,这才是佛教的真相。

  人生的解释:狭义说,是人类整个的生活;广义说,人是人类,生是九法界的众生。人类是九法界一切众生的中枢,一念向下便为四恶趣等,一念向上便为天及三乘等,故人类可为九法界众生的总代表,也就是九法界众生的转悷点。

  全宇宙的一切存在,尽是众缘所生,由于因缘和合关系相续,流行为宇宙间一切存在的事物。一切存在中,有一部分是有情众生;这一切有情众生,是指具有情感意识的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人及天等。众生中的人,是众生中具有聪明才智的一种,故谚曰:“人为万物之灵”。因为它太灵活,所以向上也容易,向下也容易,人做得不好就可以堕下,做得好就可以向上。若不能向上,总要保持为人之道,勿使堕落才好!

  人生,不论古今中外的宗教贤哲,总是教人为善,与人为善,向上进步以养成完美的人格;增益人类共同的生活,以求安乐、和平。佛教于充实人生道德,极为注重,人生佛教尤以此为基本。依佛教进修。更可由人生进升三界诸天,以及于出世三乘的罗汉、辟支佛、菩萨。即所谓依五戒进修十善、四禅、八定而生天,观四谛而成罗汉,悟十二因缘而成辟支佛,修六度万行而为菩萨。再由天及三乘加功进行,成大菩萨,以大愿大悲,遍一切世界普度众生,即成为遍在三乘六趣的大菩萨。由大菩萨积功累德,福慧圆满,乃证尽善尽美正等正觉的佛果。所谓佛果,即以全宇宙、尽虚空、遍法界究竟清净为身,也就是人生烦恼痛苦完全消灭,至于最合理最道德的和平安乐的境界。

  由此以观:由人向下为一切有情众生,由人向上为天及三乘、菩萨、佛。上下总依人生为转依,可见人生之重要性。我们应依佛的教法,在人类生活中,把一切思想行为合理化、道德化、佛法化、渐渐向上进步,由学菩萨以至成佛,才是人生最大的意义与价值。

  佛教,狭义说,佛是释迦牟尼佛,教是释迦佛所说三藏十二部的学理,故亦曰“佛学”。广义说,一切众生皆是佛,一切世间人及众生的思想行为、精神物质、正报依报的一切,总不出佛说的因果法则,故亦曰“佛法”。所以、普泛言之,佛教是一切众生所依的佛教;切近言之,就是“人生的佛教”。今天感谢各位冒暑开会,即以此略为贡献!(觉先茗山记)(见中流四卷七八期)

太虚大师全集,检索“三十五年”,又见到一篇演讲,1946年6月在杭州的,全文如下:佛法要义

      ──三十五年六月在杭州欢迎大会讲──

  佛、在中国虽是一般人拜佛念佛所均知的,但佛之精确意义,实在是无上遍正觉者。平常人虽是有知觉,因没有充分发达到圆满,不免时时错觉不正,所以就感生烦恼,造业受生老病死之苦。二乘圣人了脱生死,方是正觉,还是未普遍;到了大乘菩萨,以正觉遍觉一切众生,但尚要进步向上;一直到圆满了无上之真觉,才得称佛。故佛之意要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故佛非宇宙事物创造者,也非人生祸福主宰者,实在是觉悟了一切事物因果之真相,解除一切苦恼,成就永久安乐,同时又能觉悟一切众生,咸令除苦得乐。因果中,如善因得善果,恶因得恶果。事实极为显了。而人类却仍少觉悟,甚至还想用恶因而求善果,这是最要不得的,务将无上真觉普遍宣扬,一切众生圆满享受永久和平安乐。

  吾人信佛,要真正认识佛法!佛法非神奇,乃是佛所觉的一切事物因果法则。科学上的公例,亦属因果法则,惟仅为一部;普遍透澈觉悟的,便是佛法。然从因到果之间,尚有缘的关系。其果皆因缘合成,自性本是空的。譬如草木之生长,有种子、土质、水分及空气、日光等因缘的关系而得其生长存在,究其自性却是空的。心经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即是此理。所以吾人一一认识到的,皆是唯识所现的法相,依识上辨别唯识所分别为某事某物,实则皆法性真空。如能转识成智,就入华严法界,理事无碍,事事无碍,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众生世间就是如来圆明法界。现在的地球即是无尽世界,在此世界之中,一国一人或一寺一僧,都是圆满法界普遍无碍的。过去无始,未来无终,即中无边,无边无中。觉悟到这种境界,分别没有了,自然一切烦恼也没有了。人类之斗争,从此宁息,世界民族皆可以得到永久和平。愿今天有缘集会的各位,共同努力!(程净保记)(见海刊二十七卷八期)。

太虚大师1946年12月在南京监狱的演讲极富寓意:佛是我们的善友

      ──三十五年十二月在首都监狱讲──

  今天到这里来和各位谈话,不惟见到有些故旧朋友,有许多虽不是亲知旧谊,以今日有缘聚谈,也觉到在过去世中必然是做过亲戚朋友的;要证实这个感觉,当以佛法眼光来看。

  佛教中名世界人生为有情世间──动物、器世间──物质。器世间随有情世间而转变,以各别之关系,造成有情世间之生命。此生命是前之无始,后之无终,很长很远的,譬如长江中之江流。有情现今之动作行为,影响到将来变化;而现今之结果,又由前行为所产生。有情世间之生命流,曾经种种非常变化,由此可知过去所经历,或为怨亲朋友敌等。在这很广泛复杂的关系上,并显出有情世间中的人,是最富于产生复杂生命的。所以我们同在这世界中,皆是有亲朋或怨仇关系的;由此证明我们现在在一起很亲切地谈话,必都曾有过亲友的关系。

  我们透视洞察每个的有情生命,便觉得都是最尊贵的,都可成佛,佛不是宇宙人生的创造者,也不是为祸为福的主宰者;它是一个彻悟宇宙人生的真理者,同时说了许多教人觉悟的法则,即所谓佛法。有情生命,就当下的心身来说,在时间观察是前无始后无终;在空间观察是外无边内无中。这又怎样讲呢?由于过去生命发生之关系观之,无量虚空界,众生界,都是有关系的,所以我们生命变化关系是无边际的;生命的存在,乃由──四大──质力摄集成身,色心的五蕴,更是相遍相通的,摄四大身相五蕴色心相,成为某人或我,物理上、生理上、心理上关系,内无我相,外无物相,既无边,又无中,和合成现在生命四大五蕴变化,觉悟了就是佛陀。佛在未觉之前,是与众生同体的,以觉悟的道理,为众生作善友,为有缘者演述,很亲切的使对于有情世间、器世间有一种正确的觉悟,首先即令得八正道中之正见。演变关系是无尽的,要导令向上以成为更好的变化,向更好变化上进行,这在佛法上谓之正见;作为标准做去,便成恶止善行,庶能造成将来更好的生命。我们现在对于宇宙人生真理未能明了,皆因心地散乱不宁,故更应从事定、慧修养,俟得力时,便如明镜一般,照了一切,对于善恶因果种种变化,无不了了分明,再不致演出错误的行为,便进步到成佛之路上去了。卅五年十二月七日隆信记。(见觉群廿四期)附注) 原题“太虚大师监狱说法记”,今改题。

太虚大师1946年11月的这篇演讲,将经济制度分为三类,建议僧院仿效第三类,即民主的计划经济,全文如下:由经济理论说到僧寺经济建设

      ──三十五年十一月作──

  经济理论大概可分为三种:一、自由的放任经济;二、集体的计划经济;三、民主的计划经济。

  自由主义的放任经济,是英美等自有经济学以来正宗经济学所主张的。但已显见其弱点:1、恐慌频仍。2、失业众多,3、资源浪费、4、分配失当。为救免放任经济的弊害,乃有集体主义的计划经济。

  集体主义的计划经济,虽救免了放任经济的弊害,但发生了如下的疵累:1、当局为使计划推行有效,集中一切政治经济权力,致成独裁,剥夺了人民政治自由、经济独立,及损失自由竞争经济进步原动力,2、执行计划,不得不对于社会择业途径、生产技术严密规定,因此妨害人民个性的发展及技术的进步。3、执行计划当局,一因规定不容自发与更新,优秀份子不愿效命;二因当局训练驯务份子为干部;三因当局要全体人民拥戴,采取包办选举。总此三因,易养成庸碌分子的腐败官僚政治,由是遂发生比较无弊的民主主义的计划经济。

  民主主义的计划经济,是美英等国观苏、德、意独裁的计划经济施行,对照下显见向来所行放任经济之弱点,不得不酌采计划经济之优点。同时又在民主政治下避免独裁政治,乃渐发生民主主义的计划经济:1、与集体主义同样的设立“中央计划机构”,设计及执行经济事宜,以期达到以最有效的利用国民经济资源,求经济的稳定发展;同时又不妨碍民主的政治。2、在人民消费有选择的自由,有货币流通,有市场存在,及扶持私有企业的发展下,编订计划及运用技术。3、审核全国各私有企业的生产品种类与类量,配合计划,不让仅受物价的指导。4、审核一切私有企业的生产计划及其程序,及所须生产数量,获悉各阶层人民消费量。5、根据以上各项,修订各业发展计划,并编制造各区域各社团局部的信用计划等,以辅助总生产计划。

  此种的民主计划经济,无疑的将为今后最适宜采行的经济制度。以之而观察到中国一部的僧寺经济,无疑的也将以能适合此“民主的计划经济”与否,决定其能否建设现阶段的僧寺经济。

  中国民主计划经济下的僧寺经济建议:1、要由佛教会调查登记全国僧寺的不动产,与其他事业的收益品数;2、编订生产及分配消费之总计划;3、各省分会各县支会各大寺得制出局部计划,提供中国佛教会审核参考,并指导修正;4、招集僧寺游资,办一“佛教银行”,为全国僧寺经济之金融枢机;5、各支会或各大寺、各省分会集办林场,农场,及发扬教化的印刷工厂,与书局等工商业。  (见觉群周报第二十期)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