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汪丁丁:晚近四百年中国社会变迁

汪丁丁:晚近四百年中国社会变迁

——民国史汉学家易劳逸和他的最后一部著作《家族、土地、祖先》
 
标题引发我关注,重庆出版集团2019年中译本,是新书,插图1,封面。虽然,这本书英文版是1988年的,五年之后,作者辞世。他的英文姓名,Lloyd E. Eastman,1929年生,1993年卒,享寿64,维基百科检索他的姓名无果,转而谷歌检索,有一篇详实而且感人的悼词,见插图2和插图3,告文署名三人,分别代表三所大学。其中,UIUC(伊利诺伊香槟校区),易劳逸1967年加盟,成为该校“东亚研究”核心人物,1989年获颁“资深大学学者”荣誉称号。
 
易劳逸从学甚晚,早年是机械师,后读大学。韩战后期征兵,他前往朝鲜半岛服役并学习汉语,又赴日本任报社记者。三年兵役,他有资格享受政府全额资助完成高等教育。基于战时体验,他选择了哈佛大学的中国历史专业,师从费正清。冷战+韩战,美中关系跌至冰点。易劳逸的选择,在今天或许是时尚,在当时则是匪夷所思。与那时的其他汉学家一样,他在台湾学习两年“国语”,同时撰写博士论文。取得第一份高校教职,是1962年,肯塔基学院。四年后,转任俄亥俄州立大学副教授。加盟UIUC时,他38岁,与他相比,我们这一代经历了“上山下乡”知青生活然后考入大学的人,没有这样顺利。例如,根据朗润园办公室的一份文件,我在2000年才成为“北京大学正教授和博士导师”,47岁,这是常规,我们这一代人,任何事情都“耽误十年”(文革十年)。在与癌症纠缠的生命晚期,易劳逸通过阅读《庄子》保持内心的宁静。
 
费正清1948年发表名著《美国与中国》,结尾部分的预言,至今有效。他指导的这位弟子,以“民国史”为志业,视野日益开阔深远。他的著作不多,几乎每一部著作都有大陆中译本但没有见到台湾中译本。首先,他的核心论点很难见容于台湾当局和美国当局。其次,大陆改革初期,思想迅速解放,读者急功近利,海外汉学家的学术著作只是“隔靴搔痒”。直到他去世之后,晚近二十年,新党史学派、新清史学派,以及民国史的各种研究,始有各自的读者群和图书市场。
 
易劳逸最后这部著作,其实是为不熟悉中国晚近四百年社会变迁的读者而写的。尤其是研读中国民国史的美国学生,陷入支离破碎的学术文献,只有管窥而无全貌。故而,我只截取序言与结论,色笔标亮的段落,贴在这里,插图10和插图11。此外,书内有两张插图,数据未必可靠,插图12和插图13,却足以表明作者的学术视野。 
 
插图1. 易劳逸1988年著作,是他的最后一部著作,牛津大学出版社的英文版,由“华章同人”策划的重庆出版集团2019年中译本标题:家族、土地、祖先,副标题:近世中国四百年社会经济的常与变。中译者:苑杰。
 
 
插图2. 易劳逸辞世讣告的前三段文字:
 
 
插图3. 易劳逸辞世讣告,第5段和第6段文字:
讣告署名,及发布讣告的期刊名称:亚洲研究杂志。
 
 
插图4. 剑桥大学出版社1991年,英文版,标题直译:中国的国民党时代,1927-1949。这是一本文集,收录了易劳逸的两部著作,都已有中译本,即插图5至插图9,《毁灭的种子》和《流产的革命》。
 
 
插图5. 斯坦福大学出版社1984年英文版,标题:毁灭的种子,副标题:战争与革命中的国民党中国,1937-1949。这本书的核心观点(插图的英文简介),与台湾当局及台湾历史学主流观点激烈相悖。
 
 
插图6. 英文版书名直译是“毁灭的种子”,中国青年出版社1989年第1版。
 
 
插图7. 中国青年出版社1989年中译本的扉页,标题《蒋介石与蒋经国:1937-1949》,原书名《毁灭的种子》。
 
 
插图8. 英文版1990年的标题:The Abortive Revolution: China Under Nationalist Rule, 1927-1937。作者在这里更坦率地指出,国民党在大陆失败的主因是:党内普遍的“权力欲”、“自私自利”、“从上到下的腐败”。
 
 
插图9. 中国青年出版社1992年中译本,集体翻译,钱乘旦校。
 
 
插图10. 易劳逸《家族、土地、祖先》的序言,关于这本书的写作初衷。注意,他援引的罗友枝(Evelyn Rawski),是晚近二十年“新清史”学派的领袖。
插图11. 易劳逸《家族、土地、祖先》的结论,最后一段文字。
 
 
插图12. 清代的物价指数,最初的峰值显然与明清交替社会动荡有关,晚晴的峰值,已知的主要因素包括人口压力和白银危机。
 
 
插图13. 中国社会的女性自杀率年龄分布。注意,日本1902年至1904年女性自杀率的高峰年龄是老龄组,而中国台湾1905年女性自杀率的高峰年龄是年轻组。
2020年10月13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