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汪丁丁:关于假新闻的两本新书

汪丁丁:关于假新闻的两本新书

现在发布的新书当中,约百余种,版权页标明的出版日期是2021年。这些明年出版的书,有二十几本引我关注。其中,两本书是专论假新闻的。封面,见插图1和插图2。这两本新书,构成2021年关于“假新闻”这一当代重要现象的正题与反题。移动互联网和自媒体的大潮,遮蔽了潜在可能的合题,至少,使寻求超越正题与反题的思路变得很困难。我的评论,借题发挥。浏览新书,激活自己的重要性感受。
 
第一本书的标题,“假新闻的心理学”。这是一本文集,四位主编,来自瑞士、澳大利亚和美国。假新闻之成为最显著的一项议题,与免于操纵的民主政治之不可能性(定理)密切相关,尤其,这位美国总统发布的假消息不胜枚举。这里辑录的文章主要研究假新闻的公共政策效应,主题涉及肤浅的假——传播快但易识别(例如关于公众人物传闻),艰深的假——传播慢但不易识别(例如科学论文造假),还有一类,是传播快且不易识别的假(例如“铁幕”国家核心人物的健康)。我认为,这本文集的理论意义也许超过它的公共政策意义。
 
假新闻在当代社会有下列三项特征:(1)信息技术与互联网普及,故而人类社会网络的拓扑结构正在从“小世界”演化为“完全随机”的冷漠世界。小世界网络支撑着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而这种信任关系的情感基础在完全随机的冷漠世界里并不存在,详见我的“三大讲义”。于是,(2)假新闻成为“深层情感交流”的替代品,民间所谓“八卦”消息。新闻之难,不在于说出真相而在于说出全部真相。消息传播的范围与速度不仅依赖于“真相”的重要性,研究表明,传播范围最广且速度最快的消息有两大特质,其一是奇——所谓“奇闻”,其二是丑——所谓“丑闻”。何况在大众自媒体时代,造假受惩罚的概率极低。(3)成本收益极端不对称性诱致的消息造假,我称之为“新闻套利活动”,为私利而操纵公众情绪。这是假新闻最重要的性质,详见插图3及我的注释文字。与严肃新闻的成本相比,假新闻成本极低,诱致“套利活动”。以假乱真,从中牟利,最杰出者,是聪明过人的李嘉图(详见我的“三大讲义”)。他是股市神童(14岁操盘),故意在“投资人笔记”报纸栏目里披露滑铁卢战役的假消息,做空至极致,再抄底买入,获利百万英镑,42岁退休,享受奢华生活,并撰写不朽著作《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
 
第二本书的标题,这是引我关注的缘由,“假新闻的根源 —— 反对新闻客观主义”。两位作者姓“温斯顿”,都在英国任教。他们回顾了假新闻的历史,并试图论证:新闻之假,恰好因为新闻业者秉持“新闻客观性原则”和“新闻专业主义”。可是,细读这本书,我没有见到令人信服的论据。此书价值在于第一部分辑录的新闻史料,始于1485年,源于谷腾堡的印刷机研发。这本书的第二部分,关于真相的哲学讨论,对我而言,是多余的。西方文明以“求真”为核心,中国文明以“求善”为核心。这一命题意味着,只要西方文明不死,它就要追求真相(真理)。而我们自己文明的求善活动若长期脱离真相就可迅速演化为争相的伪善。不论如何,尼采之后,我们当然知道真不再是唯一的。惟其如此,我们才更要秉持新闻专业主义立场。虽千万人,吾往矣。
插图1. 这本文集的标题是“假新闻的心理学”。
插图2. 由两位作者合著,标题是,“假新闻的根源 —— 反对新闻客观主义”。
插图3. 取自《假新闻的心理学》第十章,“你们的假新闻,我们的事实”。公共领域,知与行的三要素可表达为三大问题:“我们”是谁?——塑造“我们”身份的动态过程,“我们”如何想?——社会过程的参与阶段,“我们”怎样做?——集体行动之筹划。假新闻操纵我们关于这些问题的解答,从而操纵我们的行动。民主政治的两难困境,一方面,孔多赛“陪审团”定理——假设陪审团每一成员判断是非的正确概率是0.5+ε,给定任意小的实数ε,那么,由简单多数投票程序判决的是非,随着陪审团人数趋于无穷而以概率1趋于正确。另一方面,Allan Gibbard 1973年证明了民主程序免于操纵的不可能性定理——假设至少三位候选人且不存在独裁者,那么,首先是博达计票,其次是这一结论的拓展:任何民主程序都是可操纵的。尤其,例如,有权制订议题的群体,最易操纵民主。
 
2020年9月30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