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汪丁丁:基本问题

汪丁丁:基本问题

 
  任何学科都有基本问题,即枝节问题的根源。在各学科的思想传统里,或迟或早,会有人研究基本问题,纲举目张,其它问题迎刃而解。关于基本问题的意识,法国启蒙思想家帕斯卡称为“问题意识”(problematique),许多问题盘根错节,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绳之不可名,复归於无。若隐若现,挥之不去。围绕基本问题,被感受到的重要性,或迟或早,表达为观念,称为“核心观念”。核心观念的展开,就是理论——核心观念涵盖的经验关系研究。自然科学的典范是物理学,社会科学的典范是经济学。据此或可认为,人文学科的典范是哲学。
 
  研究基本问题,首先要有悟性。人皆有悟性,蔽于习性而已。常无欲,可有重要性感受。常有欲,忙于求解枝节问题。有鉴于此,我主持教育实验,尤重开启悟性。遇有悟性未泯于习性的学生,必奖掖有加。虽然,大势所趋,多数学生习惯于随波逐流。
 
  其次是表达——将弥散在生命感受中的重要性借助于某一最可聚焦的“视角”(perspective)渗透于无限深远的环境。任何观念的形成,必借助于特定的视角。月映万川,有限的存在者只能于有限存在之内(殊相或“微观体验”)想象(perceive)投影于万川(众相或“宏观想象”)的月亮(共相或观念)。不顾通常解释,我理解的墨家名学,与“私名”对应的是殊相,与“达名”对应的是共相,与“类名”对应的是众相。卢梭的社会学说,与“私名”对应的是“私意”,与“达名”对应的是“公意”,与“类名”对应的是“众意”。阿罗的“社会选择”理论,与卢梭“私意”对应的是“个人偏好”,与卢梭“公意”对应的是“社会偏好”,与卢梭“众意”对应的是“社会集结算子”定义域里的“个人偏好族”。
 
  人类通有五种原初情感:fear(惧怕),sad(悲哀),anger(愤怒),happiness(幸福),disgusting(恶心)。在日常生活中,这些情感,至少当它们变得足够强烈时,都有相当明确的指向。也许,我可依照指向性的明确程度将它们排序为:恶心,惧怕,愤怒,悲哀,幸福。据此,完全弥散在感受中的幸福,虽不常见却不是难以想象的。相比而言,完全弥散在感受中的恶心,不仅罕见,而且难以想象。原初情感复合而成派生情感,我常列举的中文表达,依照指向性的明确程度排序:“羡慕”、“嫉妒”、“悲喜交加”,“幸灾乐祸”,“希望”、“五味杂陈”,“彷徨”、“惆怅”,“焦虑”,……,根据德里达的分析,焦虑是一种弥散型情绪。
 
  情感表达之外,人类还有抽象表达能力。金岳霖为用汉语讨论哲学问题,特意区分“想”与“思”。前者具象,后者抽象。想象的对象是“意象”(其意有“象”),思议的对象是“意念”(其意无象而仅有“念”)。涵盖于任一观念之内的,既有意象,又有意念。可想象的(例如“金山”和“飞马”),都可思议。反之不然。金岳霖认为,不可思议的(例如“圆的方”和“直的曲”),必不可想象。似有反例:悲喜交加,逻辑不可能,但仍是可想象的。金岳霖写《知识论》是1940年代,模糊数学及模糊逻辑是1965年开始发展的。今天如果有研究复合情感的专家,由他们画出两条隶属度曲线,其一是从悲哀渐变至无感,其二是从无感渐变至幸福,这两条曲线叠加形成复合曲线,沿这条曲线应当有对应于悲喜交加的区间。当然,复合情感远不如此简单。
 
  贺麟1945年撰稿《五十年来的中国哲学》,惜墨如金,有一千多字是评论金岳霖哲学的。于我而言,金岳霖至今仍是改造中国语言以表达哲学观念的典范。继续引述,金岳霖指出,不可想象的却有许多是可思议的。例如,“无穷”是不可想象的,甚至数字“三”也是不可想象的,因为现实世界里只有诸如“三只梨”或“三头牛”这类意象,却无论如何不能有“三”(无象而仅有念)这样的意象。于是,抽象思维超越具象思维,将思维范围扩展到远比可想象的更广大。似有反例:中国人所说的“直觉”,由现象感通本质,超乎金岳霖《知识论》开篇阐述的任何“官觉”之外。由直觉而得的知识,至少,有待研究。
 
  我们观察狗的行为,可知它们“只活在当下”——哺乳动物也许只有大象能感受“时间”。狗表达重要性感受的方式,称为“犬吠”。虽然,狗有梦。人类表达的重要性感受,仍借用怀特海的描述:高华如艺术,深沉如哲学。其余的表达,介于艺术与哲学之间。也有二者兼得的,例如,关于“永恒”,但丁的诗句是:那天晚上我梦见永恒,如一轮无垠的光环。
 
  人工智能的表达方式,模仿人类的之外,就我所见,尚未获得艺术的或哲学的表达能力。具有艺术原创性或哲学原创性的表达,意味着人工智能从狭义的演化为广义的。
 
  对有限的存在而言,重要性感受是演化的。古代人的感受,不同于现代人的感受。面对两万年前的洞穴壁画,我们只能推测这些壁画表达的感受。不论如何,在我们的感受里,这些两万年前的表达,获得了某种永恒的性质。下面的插图,取自加德纳全球艺术史2020年第16版。这幅两万五千年前的洞穴壁画,高约三米,清晰可见五只巨大的手掌印(参照插图左侧的标尺)。
 
  应当记住怀特海的命题:有限存在者的重要性感受,由于获得了表达而通向永恒。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