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汪丁丁:符号,表达,重要性感受

汪丁丁:符号,表达,重要性感受

  人类使用的全部符号的集合是一个可数集,S;在有限人生中,一个人毕生表达的重要性感受是一个可数集,M;地球上存在过的全部生物的表达了的重要性感受的集合K,由三角形的对角线反证法可知,不是可数集——完全对应于有理数列的对角线法即可建构一个有理数列不同于已排各行的有理数列。

  若甲和乙各自的毕生表达使用的符号是S的两个交集非空的子集,则他们之间是可交流的。在可交流的个体组成的群体内,重要性感受是可分享的。全部可分享的重要性感受是K的子集Z,群体G繁衍,Z的子集V随之延续,形成G的传统,即以时间为下标的集合序列T={V1,V2,…,}。从S到传统T的任何子列的映射,可以形成语言集L,语言使可分享的重要性感受更有效地分享,并且,社会交往的效率原则筛选语言。表意文字,表音文字,或二者的混合。下列各图,取自高明《中国古文字学通论》:

  礼器用于人与天的交流,可以有字形而无发音。最初的数字,也许就是结绳而治,仅有字形而无发音。指事,象形,会意,“三书”足矣。许慎《说文》收字九千,形声字占比百分之七十以上,故有“六书”。

  语言演化,也许确实是具有家族相似性的许多可分享的重要性感受的表达之间的游戏(博弈)。康熙字典收字近五万,十之八九为异体字。现代常用汉字不过五千,现代汉语字典可用七千字表达。文字成本迅速降低,文字普及,口语方言获得文字表达,遂有众多异体字。

  物竞天择,有助于群体繁衍的重要性感受及其表达,得以形成语言。至于语言的类型,表意或表音,象形或拼音,黏着或曲折,其实不重要,语言学被这类不重要的议题指引,误入歧途。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