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peter diamond 关于行为经济学的评论

peter diamond 关于行为经济学的评论

昨晚收到人民大学出版社高晓斐寄来的书,其中有2004年英文版《行为经济学新进展》的2010年1月中译本,由国内较早介绍行为经济学的两位学者(贺京同和周业安)带领一批年轻人翻译(译文有不少值得探讨的问题)。下面转贴的,是MIT的“神童”(1998年我去拜访萨缪尔森时听到他对他有这样的评价)Peter Diamond 2008年在《公共经济学杂志》“幸福与公共经济学”专号发表的评论“行为经济学”,表达了他对这一学科新进展的正面评价和一些重要提醒:

萨缪尔森说Diamond是神童,我同意,因为我在许多不同领域读书时常见到他的作品,感觉如1930年代阿罗的老师 Hotelling 或1920年代凯恩斯和维特根斯坦的朋友 Ramsey。我读研究生时发表过我对数学和经济学关系的看法,到美国以后,偶然见到他的一句名言,深以为然:mathematics is a good servent but a bad master. 今天抄录在这里,送给国内纯粹数学系出身的经济学家和学生们。另外,关于“实验经济学”(非常不同于“行为经济学”)的最新论战,双方各自是主流经济学的学术重镇,发表于2010年1月的JEBO,我呼吁朋友们仔细阅读。反方代表人物是Bimnore(宾默尔),这位参与创建了博弈论的哲学家,从美国到英国任职后,这篇文章似乎是他最近几年发表的最重要的一篇。正方代表人物是 Fehr (费尔),这位苏黎世学派的创建者,从劳动经济学转入实验经济学和脑科学,不仅在欧洲而且在诸如MIT这样的北美机构讲授他的科研方法,他最近十年在诸如《AER》、《JPE》、《QJE》、《PNAS》、《科学》和《自然》这类刊物发表的十几篇论文,几乎每一篇都是经典。支持费尔的重要人物包括:Gintis(金迪斯)和 Bowles(鲍尔斯)。上列人物,金迪斯和宾默尔曾访问我、叶航、罗卫东在浙大创建的跨学科中心,当时的印象是,宾默尔远比金迪斯有更强的表达能力,但金迪斯似乎更具批判意识。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