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今年春季两门研究生课程的基本授课方式

今年春季两门研究生课程的基本授课方式

春季两门课程,为朗润园的研究生们开设,新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学思想史。由于本科生和研究生教育长期积累的应试教育弊端,哪怕在朗润园,也已积重难返,我的初步设想是,退休之后继续讲授这两门研究生课程,我应当更加坚持“问题导向”的教学方法。甚至不设第一问,至少,同学们必须通过在课堂上参与自由讨论,提出他们自己的第一问,然后才有所谓“课程”。

我写搜狐博客,始于2006年,一个月之后,我出版了《丁丁搜狐博客月记》,算是结束了我的博客体验。显然,十年之后,我还在这里写我的搜狐博客。苹果公司的第一代iPad,我2010年开始用,立刻意识到苹果移动设备的核心是“触屏技术”,任何不能凸显这一技术的APP我都不应使用。

有鉴于此,我在iPad上备课,主要开发iPad各种APP的手写笔记功能。也依靠我积累的这些iPad手写笔记,我2011年出版了《行为经济学讲义》,2013年出版了《新政治经济学讲义》——我的手写笔记在那里达到顶峰以致读者很难接受那样的心智地图,2015年出版了《经济学思想史进阶讲义》——心智地图的规模大幅缩减,实际上只有一张。2016年我写《行为社会科学导论》,不用任何思维导图或心智地图,只需要大量的参考文献索引——这一特征始终是“宽带写作”和“宽带阅读”的核心特征。

我大约2013年开始尝试“微信”,并且在2014年写了“退出微信”的声明,但立即意识到微信是我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快速找到学生们和朋友们的几乎最佳方法。于是,我的微信体验延续至今。不过,我的微信体验极大支持了我在2011年“舒立团队年会”预言:社会成员思想的深度正迅速趋于互联网平面化思维——使全社会同质化在同等肤浅与庸俗的层次上。我希望腾讯团队关注这一倾向,尽可能延缓“小世界”拓扑结构迅速蜕变为“冷漠世界”的拓扑结构。我的希望和多次呼吁,似乎无效。恰如史坦纳早已预言的,一个人能做的充其量就是记录他的时代的衰落。其实西方世界也在衰落,与中国的衰落竞相比较的不过是,哪一方更早崩溃。梁漱溟看到了,因为他说,民族的命脉是文化,哪里见过文化断绝的民族还有生命?我的课堂讨论,旨在摧毁幻觉。人们之所以有幻觉,是因为不提问,或因从未提问而丧失了提问能力。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