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官僚体制积重难返,怎样落实“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

官僚体制积重难返,怎样落实“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

——评财新最新一期舒立观察

新政治经济学最后一讲,主题是官僚体制积重难返。执政党始终无法回避且亟待求解的基本问题就是中国两千多年官僚政治的历史包袱。转型期中国社会的症结在于精英失灵——即占据精英位置的人群丧失了感受具有根本重要性的社会问题的敏感性,同时,那些感受到重要问题的社会成员无法占据精英位置(所谓“精英错位”)。

官僚体制已积重难返的涵义——在足够长的时间里,尤其是2003年以来,官场文化熏陶和塑造了绝大部分官员的政治人格,这就意味着能者迅速远离官僚体制,庸者充斥官僚体制,假如反腐败稍有松懈,立即涌现大批劣者。如果我们承认上述基本判断,我们就应严肃对待“谁来落实”这一问题,或者,将这一问题逐渐还给人民群众,也就是说,鼓励保护和努力营造新闻监督官员的社会风气。权衡得失,这样的社会风气带来的效果足够十个中纪委和中组部忙碌二十年可能得到的效果。况且,新闻机构之间有自由竞争,最终,严肃新闻或许成为主流。

自由新闻乃法的治理之最佳盟友。长期无视社会治理的成本问题,中国经济渐入中速或低速增长时期,不遵循治大国若烹小鲜这一古训,谁支付社会治理成本?官僚体制积重难返的另一特征,也是经济学家早已看到的,就是官场中人不再考虑社会成本。因为,他们斤斤计较的仅仅是如何晋升。恰如韦伯所言,不论多么优秀的公务员,在这场晋升竞赛之中也逐渐成为猥琐不堪的小人,除非他们离开官场。

小结:反腐败压力不可松懈,但应谋求取代目前高度集权方式下的反腐败方式,逐渐代之以社会反腐(新闻自由)或制度反腐(缺乏可靠的人才)。但若现在放弃反腐败运动,庸者势必演化为劣者,且能者将更快离开体制。



推荐 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