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经济学发展的三个阶段——经济学与人  铅污染阻碍了儿童脑区发育

经济学发展的三个阶段——经济学与人  铅污染阻碍了儿童脑区发育

最近与一群友人争论,想到了经济学与人文的关系问题。思想史角度的考察,早期的经济学就是人文的一部分。那时,经济学必须是关于人的“科学”。后来,经济学逐渐演变,成为“见物不见人”的科学。弊端太多,以致今天,跨学科的时代,经济学再演变,向着“见人还是人”的科学发展。我的寓言,讲完了。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仅此而已。其实,这也是我读书的经历。早年读马克思、黑格尔、罗素、——以及一系列“人”写的著作,青年读数学、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以及一系列“学科”里的著作,现在读历史和思想史——人与学科的统一。于是,我写的文字,可以同时引发两方面的反对——来自第二阶段的(批评我“不科学”)和来自第一阶段的(批评我“不人文”)。今晨我答网友问,说了我的态度:求“为己之学”。既然如此,与人何干?

智商杀手

【张瑞丹 徐超】又到了大学新生入学的时间。但据《都市时报》报道,云南省兰坪县一些村庄,依然保持着一项有关大学的尴尬纪录。

这家云南媒体援引云南省少儿铅防治办公室主任刘大昆的话说,“兰坪一些很大的村庄中,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为什么呢?铅中毒影响着孩子的智力和健康成长。”

陕西凤翔、湖南武冈等地发生的血铅超标事件,让中国公众对铅污染多了几分关注。实际上,铅污染、砷污染等重金属污染的问题由来已久。而且,在一些地区,重金属污染已经严重影响儿童的智力发育。

这些孩子未来的命运,令人担忧。

儿童更易受到“攻击”

一个人的智力形成,固然与先天遗传、后天培养等因素有关,但同样离不开所在环境的影响。近年来,国内外大量研究就提示,重金属污染会影响儿童的发育。

或许,在素有“中国锌都”之称的云南省兰坪县,一些村庄的“大学生荒”是否由铅污染导致,还需要深入调查。但铅对神经系统具有很大的毒性作用,进而影响智力,这已经成为医学界的共识。

铅在大脑中引起的损害,主要集中在一些特殊区域,例如大脑皮层的额前区、海马回和小脑。而这些区域,恰恰在学习、记忆等过程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与成人相比,血脑屏障发育不成熟的儿童,更容易受到铅的“攻击”。当铅被摄入体内后,儿童自身的排铅能力也要远远低于成年人。

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儿科医生陈海生及其同事,几年前针对108名学龄儿童开展的研究发现,血铅含量大于每升100微克的高血铅组儿童,其总智商、言语智商和操作智商都明显低于低血铅组儿童。

国外大量流行病学调查也显示,当儿童血铅由每升100微克增加到每升200微克时,智商会下降几个点。这种损害在不知不觉中发生,难以察觉,而且几乎是“不可逆”的。

实际上,铅对大脑的损伤,很可能是终生的。美国许多老年人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长期暴露于油漆和汽油等含铅物质中,而最近一项针对587名美国中老年妇女的研究发现,即使是低水平的铅蓄积,也会加重老年妇女的认知衰退。

铅并非惟一杀手

铅并不是惟一的智商杀手,其他重金属也会造成智力的损伤。

山西省地方病防治研究所的研究人员,2007年就在美国《环境健康展望》杂志发表论文称,砷污染致使儿童智商降低。

研究人员对山西省山阴县700余名8-12岁的农村儿童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在砷污染程度低的村庄中,孩子们的平均智商为105;而在饮用水受到严重砷污染的村庄中,孩子们的平均智商只有95,整整低了十个点!

整体智商的下降,反过来又会影响到一个地区的经济状况,并带来新的社会问题。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化学药品部门项目官员希拉•洛根(Sheila Logan)告诉《财经》记者,研究发现,一些重金属含量偏高的地区,例如东欧,一些孤立人群的行为就因为长期暴露在重金属环境下而受到影响,造成整体智商偏低,整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滞后。

“事实上,这些生活在暴露环境的儿童,可能以后并不能成为医生,或是从事其他高强度的脑力工作。”希拉坦言,这对他们来说,并不公平。

治本之策

受到重金属污染威胁的,不仅仅是陕西凤翔、湖南武冈这些有重金属冶炼工厂的地区。

据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陈同斌介绍,铅及其他重金属矿的开采、冶炼,汽油、煤炭燃烧产生的废气,油漆、涂料、颜料、化妆品及其他含铅制品的生产和使用等,都为铅污染“作出了或多或少的贡献”。

一些地区的土壤中,铅等重金属的含量已经严重超标,这也是人们接触重金属的主要来源之一。而治理土壤中的重金属,要比关掉一个冶炼厂困难得多。

在中国,重金属污染已经无处不在。类似血铅超标乃至铅中毒的现象,并非陕西凤翔、湖南武冈的“专利”。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张金良研究员及其同事,最近在《整体环境科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就透露,从2001年到2007年间,多个省份的抽样调查显示,平均每四个儿童中,就几近有一个儿童血铅超标。

国际上已经不乏重金属污染防控的成功经验。例如,美国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就致力于降低汽油中的铅含量。美国还通过颁布降低居室中含铅油漆危害的法案,控制罐头食品、饮料的含铅量等措施,来减少儿童受到铅污染的可能性。

通过数十年的努力,美国居民的血铅水平逐年下降。尤其是儿童血铅的发生率,更是降低了95%以上。到2006年,美国儿童的血铅超标率下降到1.2%。

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主任郝凤桐就告诉《财经》记者,中国在解决重金属污染“源头”问题的同时,还需要效仿美国等国家的成功经验,建立完善的健康教育、环境干预、行为干预机制。

郝凤桐说,从临床医学的角度来看,只要及时掐断污染源,教育儿童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和卫生习惯,同时进行营养和行为干预,对严重者给予合理治疗,儿童血铅问题并非无药可医。

也惟有如此,才能从根本上控制重金属污染这个智商杀手。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