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汪丁丁 > 汪丁丁:观念的经验差异

汪丁丁:观念的经验差异

     借鉴金岳霖(《知识论》)的思路,“观念”(idea)若有内部结构,就称为“概念”(concept),概念用于收纳经验,就称为“范畴”。据此,观念是最宽泛意义上的范畴。借鉴柏拉图的思路,观念(共相)是永恒的而经验瞬息万变。回到常识,一个人的观念,相对于他的经验而言,是慢变的现象,用于涵盖他的生活经验。他每日见到天上飘过的许多云,他自语说那些都是“云”,不必再看。除非,他见到了一团完全不同以往的云,它如此独特且重要,以致他有了表达它的冲动,他不愿用通常的观念“云”来涵盖这一团特殊的现象,否则,由于同一观念在不同人当中的经验差异,他那些没有见过这种不同以往的云的朋友们就很难理解他试图表达的这一团“云”的重要性感受。可是,我们常有这样的“话语失灵”。太平洋的日落,当飓风挟持无数巨大云团飞舞着降临时的那种魔幻与辉煌,非身临其境而不能深受感动。

     观念恒存,而经验流变不息。同一观念,若收纳了更多经验,似乎就有更大的存量。与资本存量的功能相类,经验存量更大的观念常可产生更高的收益。经验存量的增加,使观念内部可以有结构。中国人初到美国难以区分美国人之间的细微差异,随着经验的丰富,便可分辨德州的美国人和佛吉尼亚的美国人。这样,“美国人”这一观念,有了内部结构。

     任一观念,它涵盖的全部经验构成一个与它互相表达的集合。虽然,观念恒存而经验有限。汉考克博士在埃及警察不注意时攀登到金字塔顶端,拍照时发现脚下的一块石头上有自己爷爷随英军驻守埃及时期留在金字塔顶端的签名。这里,金字塔是观念,涵盖了祖辈与孙辈的不同经验。我称之为“观念的经验差异”,至关重要。例如,杭州湖畔居的国家高级茶艺技师,常可根据一杯茶水推测茶叶来自西湖周边的哪一产区。显然,与我的“西湖龙井”观念相比而言,这位技师的“西湖龙井”观念有远为细致的内部结构。技艺,专业化,知识分工,深度学习,所有这些活动都是要使特定观念的内部结构越来越细致。脑神经网络的基本功能,这是哈耶克自认最重要的学术贡献,是为世间万物分类。主要由于观念为世界分类的细致化过程,如斯密(《原富》第一册)“制针业”调查报告所言,分工与专业化才可数百倍地提高劳动生产率。这一“秘密”,斯密称为“国民财富的源泉”。

     傅高义《邓小平时代》第七章“三个转折点”,有这样一段文字:“在1978年的所有出国考察中,对中国的发展影响最大的是谷牧率领的考察团于1978年5月2日至6月6日对西欧的访问。它和1978年11月的中共十一大以及同年12月的三中全会一起,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三个转折点。”那时主持经济工作的干部们,关于“市场经济”几乎没有任何现代经验。邓小平嘱咐谷牧,“广泛接触,详细调查,深入研究问题……看看他们的经济工作是怎样管理的。资本主义国家先进的经验,好的经验,我们应当把它学回来。”谷牧代表团由华国锋指定二十名高级干部参加,一个月的时间,亲历市场生活。这些新鲜的市场经验注入他们早已陈旧的“市场”观念之内,为三中全会确立对市场经济的基本态度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政策依据。

     经济学的“价格”观念,在不同学派的经济学家那里有十分重大的经验差异。美国“咸水”学派(即东西两海岸的大学)的经济学家坚持价格的一般均衡决定理论,而“淡水”学派(主要指芝加哥大学及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经济学家,认为价格决定什么远比什么决定价格更重要。一般均衡的价格与数量,是公理化的经济学,然后运用于现实世界,这是从理论到经验。弗里德曼、斯蒂格勒、艾智仁,不看重甚至不喜欢经济学的公理化,他们看重的是现实世界的问题求解,这是从经验到理论。如兼顾二者,我写了一篇文章(为周其仁《真实世界的经济学》跋)引述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思辨方式。

 

 

 

 



推荐 13